此時如果白少塵敢過去,遇到的只有泰山自己還好,白少塵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夠對付的了,可是如果他們人數眾多,一旦有人回來報信呢,那事情可就麻煩了,一個泰歲就夠讓白少塵喝一壺的了,更何況整個天龍會。

想到這裏,白少塵立刻來到了聽雪樓的大堂。

不過幸好此時吟風就在這裏,他看到風塵僕僕的白少塵也是一陣驚訝,因為白少塵的出現很容易給初辰帶來麻煩。

白少塵看着吟風立刻開口急聲吩咐道:「你去刑事堂,讓那幫執事無論以什麼理由,立刻阻止所有外門弟子離開宗門!」

「出什麼事了?」吟風開口問道。

白少塵立刻將牛牧收到紙條的事情跟吟風說了一遍。

吟風立刻點頭道:「我這就去,你自己小心!」

說完吟風便立刻起身想刑事堂走去。

吟風走後,白少塵這才再次起身向牛牧追去。

很快,當白少塵剛靠近那地圖上所標註的地點的時候,就聽見前方傳來一陣鞭打和痛苦的哀嚎聲。

不用說,牛牧肯定是中了人家的圈套。

想到這裏白少塵不由分說縱身一躍,直接就沖了上去。

果然,當白少塵來到近前的時候,牛牧正在被五花大綁的吊在了一棵樹上,而此時一個名十八九歲的少年,此人寬口大耳,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正在用手中的皮鞭在抽打牛牧。

就在那弟子的身後,還有一個已經沒有一絲氣息,而且還被扒光了衣服的少女屍體,不用說此人一定就是牛牧的女朋友了。

而旁邊還有十幾個天龍會的弟子,他們的臉上此時還留着一副心滿意足的表情。

「泰山,只要老子不死,我一定殺你全家!」牛牧一遍哀嚎,一遍看着身下的那弟子怒道。

「臭小子,你別他媽不是抬舉,老子能夠看上你們這種蟑螂,那是你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你竟然不知好歹,敢壞老子的好事,看我今天不宰了你!」

泰山說完,對着牛牧就又是幾鞭子。

看着牛牧被受欺辱,白少塵也是心如刀絞,但是這泰山可是太歲的親弟弟,如果現在殺了他那太歲一定不會放過自己,到時候別說進內門無望了,恐怕連性命都難保。

要知道白少塵之所以來乾風宗,就是希望能構成為乾風宗弟子中的佼佼者,然後充分利用乾風宗的資源來提高自己的修為,最後再找枯陽派報仇。如果現在動手的話,那麼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被白廢了。

更何況這種事情在乾風宗見識太正常不過了,如果白少塵想管的話,恐怕就算是十個自己也管不過來。

「小子,你不是喜歡他嗎,那老子今天就想看看,你們只見到底是不是真愛啊!」

為了刺激牛牧,一邊說着,竟然帶頭直接脫下褲子對着已經死去的屍體撒氣尿來。

「畜生!」

這一幕,徹底上牛牧急紅了眼。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靈力閃過。

「噗……噗噗……」

那幫弟子中,瞬間就有四個人倒在了血破之中。

白少塵沒有路面,但是光憑這一招『靈破指』直接就要了其中四名弟子的性命。

但是沒有想到,白少塵的這招靈破指剛剛發出,突然一道疾風直奔白少塵的後背而來。

「不好!」

白少塵心中大驚,猛地回頭看去,只見一道黑出現在自己的身後,而且還為看清此人的面目,就被對方一掌擊中。

「砰……」

就在這由於的瞬間,白少塵整個身體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白少塵本想在暗中解決掉這些人,這樣自己既可以不露面也可以將這幾個人除掉,但是沒想到自己這一出招,反而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而且白少塵完全可以避開這一掌,但是就是怕自己的舉動被人發現,所以才遲疑了一下。沒想到正好著了別人的道。

「又是他!」白少塵心中暗道。

不過幸運的是,這個人似乎並沒有對自己下死手,所以這一掌對白少塵的傷害並不大。

「什麼人?」就在這個時候,泰山等人直接就朝白少塵看了過來。

此時白少塵已經暴露,此時在想隱藏也已經來不及了,想到這,白少塵把心一橫,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了選擇,只能速戰速決了。

白少塵根本不跟他們廢話,看着面前的幾個人飛身就沖了上去。

那幾個人趕緊出手防禦,但是他們雖然是天龍會的成員,但是修為也不會在初元七重道初元八重之間,這等修為根本不是白少塵的對手。

但是此時白少塵知道那個黑衣人一定就在自己周圍,所以白少塵不變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只能只用乾風宗的武技。

而且還不能使用奔雷訣,因為此種武技雖然強悍,但是聲勢浩大,一旦使用必定會引起他人的注意,一旦有人聞聲趕來,那將會更麻煩。

而那套射陽弓,白少塵可是將他作為自己的殺手鐧,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絕對不會使用。

白少塵靈機一動,一把劍氣地上的一根樹枝,然後以此為劍,隨即就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白少塵之所以會選擇用劍,那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人看到過自己用劍殺人。前世在枯陽派的時候,白少塵只將上古劍魔百醇一的劍法展示過一次,而且也只是在當年的弟子面前。

因為白少塵執著於刀術,對劍不是很感興趣,所以從那以後,白少塵幾乎再也沒有用過劍術。

後來枯陽派叛亂事件一出,當年的大部分看過白少塵修鍊劍術的弟子都已經陣亡了,所以到現在,幾乎沒有人知道他會使用劍術。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你早就知道怎麼避開這些人了對不對?」在趙雅婷的帶領下,兩人十分輕鬆地繞過了房子。

「要是不做點功課,我會陪你來這裡找死?」趙雅婷不客氣地回了一聲。

找死?看了看她,最後選擇了沉默。

得!今天晚上的自己就是來打醬油的,具體的行動還是跟著這女人來還好了。

「你還愣著做什麼,走了!」趙雅婷看到張術還在發獃,直接一掌就拍了過去。

張術咳了咳,心想著這個女人真是心狠手辣的同時,跟著走了上去。

這個分公司的警戒並不是很完善,可能唐春媛是有足夠的自信不會被人發現。亦或是覺得這裡面同仁濟的高手已經足夠了,就算是真有人闖入,解決起來也只是時間問題。

「手上有沒有什麼鐵絲一類的東西?」兩人走到房的側邊。除了正門,這邊還有一個銹跡斑斑的側門。

「鐵絲?我沒帶這樣的東西。」

「你看你,什麼都沒帶就來,輕微的一聲輕響,趙雅婷臉上的表情一下輕鬆下來,狂喜就湧上了臉龐。是……哎。」趙雅婷嘆了一口氣,有點無奈地說道。

張術難得沒有回什麼,一個男人再怎麼樣也不能和女人杠上,所以這會兒趙雅婷這麼說,張術也還是沒有反駁。

「哎你等等,我這邊有掏耳勺。」渾身上下仔仔細細翻看了一遍,張術終於從身上找到了一隻掏耳勺。

「你早說啊。」趙雅婷的表情終於緩和下來,一把拿過張術手中的掏耳勺,開始動作起來。

鐵門雖然已經銹跡斑斑,看樣子這鎖也已經是不能別打開的那種類型了,但是趙雅婷可不是一般人。

在跟著南天林的那些日子裡,趙雅婷早就已經學會了各種技能,這樣開鎖的技能只是所有的技能里最簡單的一種。

「咔擦!」

「開了?」

「嗯!開了!」趙雅婷點了點頭,然後緩慢地推開了門。

雖然大門已經是銹跡斑斑,推開的時候還滿是灰塵,但是聲音卻是沒有。正因為沒有聲音,那在前面的保安根本就聽不到。

「快走!」趙雅婷看著邊上的張術,喊了一聲。

張術倏地反應過來,跟在趙雅婷的後面彎腰走了進去。

為了防止被外面的人發現,在進去之後,趙雅婷還特地將門給關上了,這樣一來,根本就看不出人已經進去。

「趙總,你怎麼知道會有這樣的地方的?」看著趙雅婷一系列嫻熟的動作,張術不認為這樣的嫻熟可以通過幾天的調查而得到。

而事實正是如此,趙雅婷看了張術一眼,最後嘆了口氣道:「這個廠房最開始是我前夫設計的。」

簡單的一句話,只是說出口就帶上了一種濃濃的憂傷。張術一愣,完全沒有想到原來這房子竟然是趙雅婷的前夫設計的,她前夫不是經商的么,怎麼……

「我前夫在經商之前是做建築設計的。」知道張術會有疑惑,趙雅婷還解釋了一句。

「抱歉……」張術自知勾起了人這樣的回憶不好,聽完之後趕忙就道了歉。

「沒事。」

趙雅婷笑笑,似乎並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兩人平安地潛入,出口的位置是供電房。當初設計的時候是為了方便人進出的,雖然之後被棄用,但趙雅婷卻是知道。

「原來出口是在供電室。」看著面前繁複的電路,張術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真是天賜良機,只要在這裡動手,沒一會兒就能切斷這廠房中所有的電路。這樣,就可以很大程度上限制他們的動作。

「等等!先不要切斷電源!」看到張術伸出手要撥下開關,趙雅婷趕忙阻止。

「怎麼了?切斷之後不是能更好的行動嗎?」張術表示不理解。

現在好不容易潛入到了這裡,有機會做這樣的事情為什麼不做?

「我們潛入不是為了偷襲的,你在想什麼啊?」趙雅婷責備了一聲,「我們是要去偷出他們的資料還有計劃,當然不要打草驚蛇的好。」

本來潛入的目的就是明確的,要是突然斷電什麼的,那邊的人一下就能察覺是出了問題,之後想再好好偷出東西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行!那我們現在是是直接進去?」

「對!往這邊!」由於這座廠房的設計者是趙雅婷的前夫,雖然裝修是不同了,但是大體的結構是不會變的。

根據這幾天的準備和推測,連大概的裝修趙雅婷都已經摸得差不多了。所以張術也清閑了許多,只要跟在趙雅婷的身後就可以了。

「如果沒有推測錯誤的話,這裡是他們的儲藏室,裡面應該是放置一些雜物的。」趙雅婷一邊走一邊說道。

張術跟在她的後面,絲毫不敢鬆懈,這樣的地方,要是出了問題就出不去了。

同仁濟是怎樣的人,張術雖然沒有直接接觸過,但是看過他們招聘廣告的張術卻是知道。那裡面都是各個頂尖的高手,要不然,也不會以專門培訓保鏢為職業之一了。

「你跟緊了,我們馬上就要上樓了。」

資料室是在四層,所以兩人的目的地實際上是很明確的,就是進入資料室,再將裡面的資料偷出來。

能進行這樣的計劃,那個唐春媛肯定是做了一系列的準備的。這一次除了要拿到這一次的計劃書,最重要的還是要竊取一些同仁濟的內部資料。

只要有了這個,以後就算唐春媛真的坐上了同仁濟當家的位子,這邊也會有方法將她拉下去。

「走!」趙雅婷打的就是這樣的算盤。

兩人偷偷地往二樓上面走,當然,走的依然是廢棄的樓梯。當年設計的時候,這裡面的結構是錯綜複雜的,以一個反偵察的基地的理念來進行的。至於之後為什麼沒有被用到,那就是后話了。

「趙總,你還真是熟悉這裡的環境。」跟著趙雅婷,兩人毫不費力上了四樓。

「哼!這裡就像是自家一樣,所有的設計都是熟悉的。」趙雅婷輕聲一句,張術聽不出她話中的意思,能這樣說的人,想來已經將之前的事情放下。

但,就算是放下了,這畢竟都是趙雅婷的前夫設計的,張術經常提起這樣的事情也不好,於是在問完之後,張術再沒有開口詢問。

「到了!」

兩人又走了一陣,突然,前面的趙雅婷停了下來。緊接著,張術聽到她的聲音。

到了?張術從身後站到一邊,往前面望了望:只見長長的走廊一側,有一間屋子熄著燈,和邊上亮著燈的房間比起來,這一間屋子顯得那麼與眾不同。

難道是在那間屋子裡?張術的眉皺在了一起。

「就是這裡了。」疑問沒有持續多久,趙雅婷直接就回答了張術的問題。

走廊里正巧沒有人,而進來的時候兩人都是從一側廢棄的樓梯出來的,這裡是監控的一個死角,根本就不用擔心會被發現。

「呵!原來是密碼鎖。」張術在一邊觀察著周遭的情況,趙雅婷上前查看。

明明是一間看起來極為普通的屋子,但是門上的鎖卻是密碼鎖,這樣明顯的區別,不用說了,這裡面一定就盛放著唐春媛的計劃書。

「怎麼樣?這樣的密碼鎖是不是就沒有辦法了?」張術湊近看了看,臉上一片愁容。

「放心,不過是最簡單的那一種,你給我爭取十分鐘,我馬上開始。」趙雅婷說著,朝張術用力點了點頭。

這樣的鎖,說難不難,當然,這個難度是對於趙雅婷這種意境接受過訓練的人來說的。普通人的話根本就是沒有可比性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