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斷拒絕了系統的好意,深吸了一口氣,他轉頭看向了人群,心中升起了一個念頭:要不要再榨一把?

這幫人絕對有這點油水可榨!

錢,誰也不會嫌少,更何況,這帳篷能保值多久?現在不賣,以後抬價的機會就更少。

他一把拉住孔方,不著聲色的把兩張藍色的金票塞給了他:「孔方,我這還有一些全新的帳篷,你看看能不能再給我賣出去!」

孔方雖然窮,可他並不傻。

他的眼中泛起了白霧,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孟家主,老哥我實在是。。。你放心,我定不會讓你失望!」

孔方激動的一把抓住孟有房的手,很是用力。

孟有房一愣。

這是怎麼個話說?不就是讓你再賣幾帳篷嗎?怎麼就激動了呢?

「那個。。。方大哥,這一次可是要貴一些才行!」

孟有房咬着牙說了這麼一句。

「明白,孟家主,我懂,帳篷給我吧,我去和他們說!」

孔方抹了抹眼睛,把手再次伸向孟有房。

得,就這樣吧。

孟有房也不糾結,賺錢要緊,20000金票換成功德,他對着那大帳篷選項就是一陣的猛點。

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不可能是天天有,帳篷也不可能無限的兌換。

「叮咚!功德貸款兌換上限已經耗盡,請儘快升級系統!」

孟有房轉眼一看,隨身倉庫里躺着19頂大帳篷,他搖了搖頭,到上限就到上限吧,反正錢已經賺的夠多,人不能太貪心。

沒多在意,把帳篷拿出10頂堆在了地上。

孔方二話不說,扭頭就走向了人群。

人群中爆發了一陣驚呼,接着就是一頓的爭吵,然後逐漸平息。

孔方快速的轉身回來,一疊金票一遞:「孟家主,幸不辱命,3萬金幣,你點一點吧!」

孟有房的心裏奔騰了無數的神獸。

這幫人,真尼麻有錢!

金票入手,孟有房看着人群若有所思的問道:「方大哥,這些人是幹嘛的,怎麼這麼有錢?」

孔方微微一笑,開口道來:「孟家主,對着你我們不敢相瞞,其實我們都是五穀豐登的人。」

五穀豐登?

還有這種組織存在嗎?

好像從來沒聽說過,孟有房的心裏更加的疑惑。

孔方看着孟有房疑惑的眼神,眼皮垂落下來:「這些都是以前孟老家主的餘蔭罷了,現在早都沒落嘍!」

孟有房手中的棍子一顫,他可從來沒有聽說過孟家還有這種組織!

他一把拉住孔方:「方大哥,你能仔細和我說說嗎?」

孔方搖搖頭,看了一眼孟有房,又是一聲嘆息:「現在說還有什麼用,估計過了今天也就真的散了,孟家主,我們實在是愧對孟家。」

孔方這樣的態度,孟有房的困惑更甚,這好不容易聽到個和孟家有關的消息,說什麼也不能放過。

「方大哥,到底怎麼回事?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孔方的臉上一紅,隨即又是一聲苦笑:「孟家主,不是我不願意說,實在是難以啟口,你的家主名頭。。。」

聽到這裏孟有房哪裏還不明白,感情鬧了半天,這根源還是在自己的身上!

孟有房呵呵一笑,並未有什麼抵觸:「呵呵,原來如此,沒關係,名頭沒有了以後再掙,孟家有我,還散不了!」

孔方沒有搭話,只是輕輕的搖頭。

那名頭真的那麼好掙的嗎?

不看看有多人雙眼睛在盯着你,城裏的那些人,怎麼可能會讓孟家再崛起。

他看了看孟有房,臉色一正:「孟家主,聽我一句勸,你賣這些個帳篷賺些金幣當個富家翁就好,那升仙的名頭還是放棄吧,別真的惹惱了那些人!」

孔方的話讓孟有房一陣沉默,不過,他並不認同,他可不是以前的那個孟有房!

有着系統在手,什麼樣的敵人都不怕。

只要能發育起來。。。

孟有房看着孔方,心裏打着小算盤。

除了王二之外,這個孔方也算是一個可以信任的朋友,而且,他好像也並不是那麼富裕。

如果說王二是內府的小管家,那孔方就是外府的大掌柜。

一瞬間,孟有房的心中就有了明確的定義。

他是鄭重的一躬:「方大哥,五穀豐登就從你這裏重新開啟吧!」

「孟家主,你這是?」

孟有房低聲解釋:「方大哥,從今天開始,你就是五穀豐登的大掌柜,只對我一個人負責,我把帳篷的生意全部交給你打理如何?」

「真的嗎?!」

孔方的聲音驟然的增大,他實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噓!」

孔方神色一赧,對於自己的失語感到抱歉。

孟有房壓了壓手,繼續小聲的說着:「五穀豐登不能散!帳篷的收入,六成歸我,一成歸你,其餘的當作是公共費用,你看如何?」

「好!」

孔方答應的毫無遲疑,其實他在孟有房說起的時候就已經想了個通透,無論五穀豐登是否重建,帳篷總歸是可以賺錢的!

兩個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看着隨身倉庫里僅有的九頂大帳篷,孟有房神色有些尷尬,居然沒貨了!

可說出去的話不能放空炮,孟有房只能是畫大餅:「方大哥,我這裏帳篷不多,你先拿着這些,我正在研究其中的訣竅,等出了產品我再一併交給你!」

「好!」

孔方也不遲疑,地上的帳篷一閃,消失不見。

孟有房先是一愕,隨後又釋然,這孔方,恐怕也沒那麼簡單。

孔方做事很是仔細,帳篷一一的分給了該給的人,他帶着孟有房的囑託奔赴七家城。

沒有了好處,破舊的小木堡也沒有人再留戀,獸潮結束,眾人散去,小木堡里只剩了孟有房和王二。

「王二,你先去收拾一下那頭丑牛,整點能吃的牛肉,這可是好吃食!」

「是!家主!」

打發走了王二,孟有房這才是抽出身來,看着系統上那個明晃晃的提示,心情忍不住的激動。

還清貸款,升級系統!

【無抵押貸款:30000(未還清)】

【功德值:10500】

手輕輕一點,20000功德入賬,一聲提示音響起。

「叮咚!貸款已結清,恭喜獲得新手獎勵!」

「叮咚!系統可升級,請手動點擊升級按鈕!」

新手獎勵?這還有意外之喜?!

。 試想一下,已經被活埋在了地底的棺材之中,如果還是穿著光鮮亮麗。

並且臉上身上沒有任何的灰塵,這可能嗎?

這現實嗎?

又不是那些小鮮肉拍的電影,明明是艱苦的偉大抗爭年代。

明明那時候就連吃飽肚子都非常困難。

然而,裡面的軍人竟然還住別墅,抽雪茄,喝咖啡。

這不是扯淡嗎?

明明就是一部寫實的戰爭電視劇,非要拍成一部魔幻戰爭電視劇。

哪個正常的觀眾能夠接受這一種奇葩的電視劇。

而且還會讓新生代忘記,現在的生活那可是革命前輩們用生命換回來的啊!

張曉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拍攝電影。

但如果是他來拍的話,那麼就是要結合實際,最少在感官上要上感受到真實。

就算是周悅彤這樣光鮮亮麗的漂亮演員,他也會要求符合實際。

在閑聊之中。

周悅彤終於化好妝出來了。

此刻的她臉上髒兮兮的,頭髮也變得凌亂無比,身上的穿著的米色長裙有些地方甚至已經劃破了口子。

「張導,周老師這麼漂亮的人,化妝成為這樣真的行嗎?」

林小牛看著現在如同叫花子一般的周悅彤,升起了一種別樣的同情。

像她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不應該來飾演這樣髒兮兮的角色。

這種感覺還很是強烈。

張曉看了林小牛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知道林小牛那一臉可惜的表情是為了什麼。

確實,周悅彤這樣顏值的女演員,去飾演那些靚麗的角色更好一些。

「張曉,你看我這個樣子行嗎?裙子上面的口子是我撕開的,還有臉上的灰塵也是我自己抹的。」

周悅彤一副快誇我,快誇我的樣子。

確實,由於她這張漂亮的臉,化妝師在給其化妝的時候,很多時候都不太忍心將她給醜化了。

畢竟,對於化妝師來說,周悅彤這一張臉應該是畫的更漂亮才是正常操作。

所以,在化妝上面,化妝師都沒有太用力。

很多地方都是周悅彤她自己親手來畫的。

比如臉上的灰塵,以及碎花裙上面的破洞也是她用剪子給剪出來的。

當然了,這剪裙子也是有些技巧的。

輕輕的剪出一個小洞,然後再用力撕開,這樣看上去就像是被刮破的。

如果只是用剪刀直接剪得話,切口就會非常的平整,看著就不一樣了。

張曉對著她豎了一個大拇指。

沒錯,周悅彤現在的樣子,正是他所想要的效果。

不算是用力過猛,也沒有太過乾淨,這樣恰到好處。

雖然看起來髒兮兮的,但周悅彤的美貌並沒有降低,反而有一種別樣的風情。

「開始吧。」

「你先去找找感覺,我們試著先拍一下。」

張曉坐在了導演的位置上,整場電影只需要一台攝影機。

周悅彤點了點頭,躺進了已經準備好的棺材道具之中。

「試鏡,第一場,第一鏡開始!」

攝影機打開,棺材裡面的周悅彤立刻進入了狀態開始了她的表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