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凡楊就將那些域外生物給提了出來,然後問道:你們誰在貓族的,給我出來,我有事要問,這事不但有關到我們宇宙,還有你們的宇宙,如果一個不小心,我們都得玩完。

大家都無視了凡楊的話,覺得凡楊肯定又在搞什麼事情,雖然他們這次失敗了,但是他們還是很硬氣的,覺得什麼都不要回答凡楊的好,反正都這樣了,凡楊拿他們也沒有辦法,最多就是一死罷了,當然也有可能拿他們當食物。

看到沒有人理自己,凡楊有些無奈的說道:這次我還真沒有騙你們,因為事關魔族的事情,雖然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魔族的事情,但是這事真的有關魔族的事,如果你們不想你們宇宙也經歷這樣的,最好給我站出來。

本來還覺得凡楊是想套他們的話,可是聽到魔族時,其中一個神情有些驚恐,然後自語道:「這不可能,魔族不是消失了嗎?怎麼可能會有魔族,這不可能。」

雖然他說得很小聲,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還是凡楊這樣的強者面前,就算在小聲音一些,凡楊也能清楚的全聽見。

他還真的沒有想到,這裡還會有人知道魔族的事情,這點還真讓他有些意外,本來他在想,如果沒有人說,他就直接動用靈魂之力,直接查看,結果沒有想到,居然有人聽說過魔族。

於是凡楊就將那人提了出來說道:沒有想到你還知道魔族,不錯、不錯,看來還不是太無用,不過你有一點說錯了,魔族從來都沒有消失過,只是他們收割完后,讓這些宇宙重新休養生息,讓這些宇宙強大了一些在來收割罷了。

我們這些宇宙里的生物,就像我們種地庄嫁一樣的,平時沒有什麼,只要成熟了就會來收,所以都以為消失了,其實不是,只是還沒有到收割的時候罷了!

「這個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難道我們真的就是地里的莊稼不成。」

答對了,可是沒有獎,魔族比你想像的更可怕,不過現在也不好說是不是我們成熟的時候了,但是看到魔族的蹤影,總要問一個清楚才是,因為我將要面對一個魔!

現在和貓族一起捉貓小妹的可以站出來了嗎?先說我對你們都是一視同仁的,希望你們要明白,現在我們雖然是敵對的,但是對於魔來說,我們又是合作夥伴。

「那個,有我一個,不過我可沒有對貓小妹做什麼,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她。」

凡楊聽到這話后,也有些無語,自己乍就變笨了,貓小妹當時就在,我問他們做什麼,直接問貓小妹,他們不就全都站出來了嗎?

於是凡楊看向剛恢復過來的貓小妹。

「小主人別這樣看著我,我真不知道他們誰是誰了。」

你是讓他們打懵了不知道,還是現在沒有恢復過來不知道,但不管你如何不知道的,你現在都必需給我知道,不然我會很沒有面子。

小主人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不知道他們變身後是什麼樣子,我只認識還沒有變成食材的他們,而不是現在的他們。

凡楊聽到貓小妹的話后,愣了一下后,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別說貓小妹了,好像自己看這些食材都有些分不清楚他們誰是誰,感覺只要品種相同,他們都是一樣的,沒有多大的區別,只要他們變成人型后,他才可以分得清楚。

凡楊想到這裡覺得自己要是在弄下去,自己會更沒有面子,於是說道:算了,都不重要了,我還是直接問你吧!他們的話我有些信不過,要不是怕這些傢伙傻了不好吃,我就直接查看他們的靈魂了。

小主人你要問什麼,直接問就好了,我一定配合你,這次真的丟人丟大了,我貓小妹一世英名,居然在這裡翻車了,想想都有些丟人,還好狗子沒有過來,不然夠他笑上萬年的了!

這事不怪你,我只是想問你,你見過魔族了嗎?剛才魔族也是你說出來的,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見過了,如果真有魔族出沒,那就有些麻煩了。

小主人應該沒有,只這個空間應該是魔族的東西,所以我們想出去有上難了,並且這裡我試了天網都不能聯通,所以我們得想辦法出去才行。

是得想辦法出去,這裡是一個祭台,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們將祭獻你,他們還真是什麼都敢做,我想他們讓你回來,就是因為聽說你到了帝境,然後他們拿下你,就是為了祭獻你后,獲得什麼東西吧!

唉!沒有想到,我也會有這樣的一天,本來以為他們就是想讓我回來當公主,或者說王的,結果差點變成了王八了,還真是有些憋屈!真的想全滅了他們。

這個可能有些難度,如果他們真的和魔族有接促,你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滅了他們,所以還只能看著我滅了他們,不過希望你到時別心痛就成了。

小主人殺吧!我不介意的,雖然都是同族,但是那也是以前了,現在他們都和我沒有關係了,他們都是魔了,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這樣的事情,他們肯定不是第一次做了,而且還有可能從我那會出逃開始,就開始了。

「貓小妹你是想到什麼了嗎?」

算想起了一些事情吧!那會我本來有很多小夥伴的,可是有一天突然一下失蹤了一個小夥伴,本來大家都沒有太多在意,小主人也知道,我們妖族來說,這樣的事情是很正常的,不是讓人給滅了就是別的什麼事了,這樣的事都是常有的事。

然而那一次過後,隔三茬五就有小夥伴消失,本來有幾百個小夥伴,最後變得只有幾個了,那時我父母,突然對我說,讓我自己走,不要回來,永遠都不要回來,也不要認他們了,就那樣的我讓他們給丟出了貓族。

說實話,這些年我想回家的心思都淡了,一是小夥伴的消失,后然自家父母那樣的口氣,我一時有些接受不了,那賭氣再也沒有回來過,可是這次突然收到消息,我想了很多,但是都沒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所以我就回來了。

結果沒有想到是這樣,一開始我還以為,他們都是域外生物針對小主人的計謀,可是後來發現好像有些不太對,因為族人的修為都太高了,也太少了。

「修為高,人太少,凡楊聽到這兩個詞后,有些明白了,不過他沒有打斷貓小妹,沒有說一句話,接著聽他講了下去。」

可是後來發現族人的怪異之處后,就想看看他們搞什麼鬼,加上一直沒有看到自己的父母,所以才打算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現的樣子,來探聽自家父母的消息,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不受我的天賦神通影響。

或者說他們的神魂中有什麼東西,讓他們不會受到我天賦神通的影響,無法從他們腦中得知一點有用的消息,所以只能潛下來,想過一段時間,就能查出一點什麼,可是沒有想到的是,我才回來不到幾個小時,他們就對我動手了。

然後醒來就見到小主人了,雖然過程有些長,但是過去的時間也就幾個小時罷了,這也是她為什麼一開始發現異常沒有通知凡楊的原因,加上後來知道凡楊來到了妖界后,她就更放心大膽的去查了,只是沒有想到結果變成了這樣。

你是如何知道他們和魔族有關係的,凡楊對這點很好奇,他不是懷疑貓小妹,而是想知道是不是貓小妹猜錯了。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遠離這是非之地,躲的越遠越好。

可事情並沒有那多簡單,修仙界之中一旦起了戰端,大部分情況下都會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即使是凡人國度的戰爭還會動輒數十年甚至上百年,何況這修仙界?

通過這段時間自己的了解,魔神宮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飛雲城或者整個飛星島乃至整個飛龍海區域,恐怕都會牽扯其中。

在這個地方,即使像自己這樣的散修,恐怕也很難獨善其身,傾巢之下安有完卵?

更重要的是秦沖現在正處於關鍵時期,為了準備結丹甚至是準備結丹之後煉製法寶,秦沖都不得不在這些大城池之中走動。

若自己只是築基初期的時候,大可找一處無名小島閉關不出,甚至可以一路閉關到築基後期巔峰再出來看看情況。

但現在的情況不允許自己長時間閉關。

拍賣會上已經有一名元嬰中期的修士正面現身了,這肯定是不尋常的信號,對於絕大多數在場的修士而言,或許並不知道此人的真實身份。

但那飛雲城的城主,亦或者是飛雲城的一些高層長老肯定是知道的。

對於秦沖而言,此時還有其它的出路,那就是找機會乘坐那種巨船離開這飛龍海域,或是返回大陸之上,或是前往七星海。

可這樣的機會並不容易找到,即使兩大商盟的巨船,也是數年甚至十數年才會有一趟來往。

再者到時候真有巨船出海,能不能弄到船票還是兩說。

但即使一切都順利,乘坐巨船出來本身也有極大的風險,想要確保自己的安全,最大的依仗還是自身的實力。

權衡利弊之後,秦沖還是決定暫且留下,一邊繼續修鍊,一遍尋找所需之物。

拍賣會上出現的唯一一枚結金丹被那馮娟拿下了,可她自己本身就是金丹期的修士,那結金丹不知道是為誰準備的?

或許只是為了不讓那枚結金丹落入飛雲城之人的手中,具體的情況秦沖便不得而知了。

收起各種思緒,秦沖拿出了那枚儲物袋,開始查閱裏面的玉簡。

在拍賣會上競價這樣的東西,多少都有點賭的性質在裏面,不但秦沖如此,其它和秦沖競價的修士亦是如此。

這裏面的東西具體價值如何?事先眾人並不知道,再者即使價值不小,適不適合自己還要另說。

數個時辰之後,秦沖才將這些玉簡大致瀏覽了一遍。

其中相當一部分都是功法秘術,對於秦沖而言這些只能算是一般,並沒有特別實用或者適合自己的存在,價值不大。

第二部分則是那人的修鍊心得,記載的頗為詳細,說到底那人當年也是一名金丹後期的存在,這一份修鍊新的對於秦沖而言還是用處不小的。

第三部分才是關於馭蟲御獸的秘術,以及關於許多異蟲異獸的詳細記載和描述,而這一部分才是秦衝出手奪下這份東西的最大原因。

所以秦沖找出其中記載有培育異蟲的玉簡仔細多看了幾遍,但最終的結果卻是讓秦沖有些失望,關於此類的記載絕大多數都是關於異蟲培養初級階段的一些秘術技巧。

對於自己現在的噬靈飛天蟻已經沒什麼作用了,不過其中倒是有一段記載能排上用場。

根據那蟲魔的記載,異蟲成長到了一定階段之後,可以用讓異蟲相互殘殺相互吞噬來繼續完成進階,這句話看似和秦沖以前知道的方法別無二致。

但是仔細品悟一番,卻是另外一層含義。

正是讓噬靈飛天蟻的蟻蟲自己相互吞噬,可一般情況之下很難辦到這一點,秦沖控制這些蟻蟲是通過蟻后才操控的。

這樣的指令即使秦衝下達給蟻后,怕是也很難起到效果。

而那玉簡上給出的方法卻是利用某幾種罕見的靈草來達成目的,譬如誘妖草、引妖花、迷妖果等幾種罕見的,能讓一些異蟲異獸短時間內性情大變不受控制的靈物。

但這些靈物雖然不算是天才地寶級別的靈物,但起罕見程度卻不輸一般的天才地寶,尋找起來也是不易。

不過總算了有了一些門路,這讓秦沖略感欣慰。

但這方法是要等異蟲不再進階之後才能使用的,眼下自己的噬靈飛天蟻尚在進化之中,所以秦沖還有時間來準備這些事情。

另外在對於異蟲的控制方面,這些玉簡之中也有了新的方法能加強秦沖對噬靈飛天蟻的控制。

不過這種秘術要等秦沖達到金丹期之後,才好施展,這秘術對於修士的神魂神識強度要求極高,以秦沖現在的程度,不足以支撐這等秘術。

總體看下來,秦沖花出去的這幾萬靈石還是值得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飛雲城之中仍舊風平浪靜,而那魔神宮的修士自從在拍賣會上現身過一次之後,便再也沒有了音訊。

這讓秦沖感到疑惑不已,但風平浪靜對自己來說也不算是壞事。

轉眼又過了一年多的時間,秦沖忽然心有感悟,感覺到後期巔峰的瓶頸似乎出現了,隨即便開始了閉關修鍊。

雖然秦沖現在還沒有找到結金丹一類的輔助丹藥,可瓶頸已經感應到了,秦沖也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還是決定先進階到築基後期巔峰再說。

可就在秦沖剛剛閉關半年之後,飛雲城卻是傳出了一個驚天的消息。

魔神宮正式現世,而且已經開始有所行動,不過他們最先下手的卻不是這飛雲城,而是北部的星雲城。

眼下星雲城已經被徹底圍困,形勢岌岌可危,因此飛雲城也急忙開始召集人手,準備去前去支援星雲城。

而此時帶隊救援的正是飛雲城的城主雲飛揚本人,這個消息一出自然是整個飛雲城都為之震動,城中更是又不少散修都開始外逃,避免被卷進戰端。

為此飛雲城出台了極為苛刻的規定,阻止大量的散修外逃,雖說飛雲城自身的實力強大,但面對魔神宮這樣的存在,自然是希望多爭取一些力量。

可要想這些散修為之賣命,飛雲城只能開出極為豐厚的報酬也吸引這些散修加入對抗魔神宮的隊伍。onclick=”hui” 被一個孩子如此誇讚,飯糰不由得老臉一紅,捧著狗子的臉問道:「不覺得姐姐的長相很嚇人嗎?」

狗子略有些猶豫的答道:「是有一點點奇怪,就一點點。」

狗子努力的比劃著手指,又趕忙補充道:「不過沒關係的,這不是姐姐的錯,我們不會嫌棄你的,姐姐千萬不要傷心難過。」

赤子之心最為難得,蘇湛玉點點頭,眼裡閃過讚賞之意。

不忍狗子傻傻的為飯糰難過,他看了一眼飯糰對狗子說道:「不用為她難過,這也不一定是她的真實相貌。」

「啊?」狗子震驚的聲音都有些結巴起來,「那,那飯糰姐姐真實的樣子是怎樣的?」

飯糰狡黠一笑,眼裡彷彿閃過星光,讓那張醜陋的臉龐也顯出了幾分明媚。

「你不覺得,這張臉很方便嗎?半點麻煩都不會惹。」

狗子撓了撓自己的頭,不知道飯糰所說的麻煩是什麼,只是看公子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糊裡糊塗的跟著點了點頭。

將自己腸胃都快吐出來的千羽好不容易才緩過神來,看著這個原本自己很喜歡的洞府,卻越想越不是滋味。

這是大長老主事的大葉峰中最好的洞府,大長老為了自己這個徒兒可算是殫精竭慮了。

不僅給他配備了最豪華的裝飾,甚至在洞府里幫他擺了個聚靈陣,用的還是最好的靈石,比他自己洞府都要好上三分,靈氣絲毫不會比主峰上的那個洞府落。

但他心疼的從來不是主峰的靈氣濃度,而是那個洞府背後象徵的意義。

為了得到太上長老和其他長老的認可,他付出了那麼多,好不容易才住進那個洞府,結果那個姓蘇的一來就奪走了這一切,讓他怎麼咽的下這口氣。

然而,借著剛回來的一時之氣去找的場子,縱然是太上長老也會不會說自己什麼,沒想到竟然因為那隻妖獸的化形而無疾而終,如今想再堂而皇之的上門找麻煩卻是不易了。

千羽揮手喚來侍奉自己的少年,細細的打聽起關於蘇湛玉的一切。

蘇湛玉才到青雲山,門中弟子對他的一切還不甚了解,除了知道他是天醫一級,有一隻貓咪妖獸和一個凡人小童,再無其他。

與傳統的修仙門派一樣,青雲山同樣有分內門和外門,外門弟子在任一領域突破三級,才有進入內門的資格。

他面前侍奉自己的少年,也有著五級武者的實力,像狗子那種以凡人之身進入內門的,絕對算個稀罕物了。

千羽的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正當他琢磨著如何以狗子作為突破口讓蘇湛玉讓出洞府的時候,侍奉少年又說了個讓他震驚的消息。

青雲山一改往常內部舉薦的收徒方式,要辦一場公開的收徒大會,這對於門派內的勢力劃分可謂是一個巨大的衝擊。

保守派的長老必然不喜歡這樣的變動,那意味著他們好不容易握在手裡的蛋糕很可能會被別人瓜分掉,激進派的長老對此自然是喜聞樂見。

掌教一直都是激進派的領軍人物,自己的師傅和掌教是老對手,一直都是保守派的核心人物,不知道師傅知道這個消息會作何反應。

千羽一時間心思考慮對付蘇湛玉的事情了,匆匆的往大長老的洞府而去。

此時在大長老洞府中,已然聚集了不少人,除了還在外除妖的三長老,其他保守派的人物基本都聚集在了這裡。 任家鎮

義莊

九叔面無表情看着面前的石少堅。

而石少堅一股酒氣衝天,還是一股醉醺醺的樣子。

秋生暗暗好笑,文纔則是累得差點虛脫,從任家鎮十幾里路都是他背回來,已經損了半條命。他靠在水缸旁邊,大口的喘息,一邊用手捧著喝,早上吃的早餐都吐出來了。

九叔冷麵,盯着石少堅許久,對秋生道:「筆墨。」

筆的狼毫筆,墨是硃砂雞血墨。

拿出一張黃符,落筆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拿給秋生,「燒了,混水,給你師兄喝下去。」

秋生照做,趁著石少堅還沒睡醒,捏著對方鼻子,一口氣灌下去。

風流倜儻的石少堅半灌半吐,十分狼狽。

但說也奇怪,這黃符水喝下去后,頓時清醒起來,那酒氣也隨之消散不見。

九叔使用凈身符。

【九叔關愛,悟性+10】

【九叔關愛,悟性+10】

系統的聲音在腦海回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