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率先離開了包廂,出來之後,打了個電話吩咐道:「仔細給我查一查,辛寶娥和辛家那個叫路夢平的僕人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掛完電話,加快腳步離開了此處。

身後,一抹黑影停下了跟隨的腳步,折返回去。

包廂里。

和宮雅月談妥的辛寶娥,臉上露出一抹釋然的微笑。

把平姨救出來,也算是報答了她對自己的生養和照顧的恩情。

以後,大概不會再有交集了。

收拾好心情,辛寶娥戴好帽子和口罩,離開了包廂。

只是才走出一段距離,就和迎面而來的一道行色匆匆的身影撞了一下。

手裡的包掉到地上。

「對不起,小姐。」對方連忙彎身把包撿起,遞給辛寶娥。

辛寶娥雖然心裡不悅,但還是保持著涵養,禮貌地低聲說了句:「沒關係。」

接過包包,徑直地走去。

和她相撞的男人則是快步朝一處角落裡走去。

在一個小桌前停下,將手裡的東西遞了過去:「辛少,這是您要的?」

辛裕滿意地點頭,正要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手機。

這時候,一隻手率先伸過來,把手機給搶走。

辛裕面色頓時一變,瞪向來人:「宮弘煦,把手機給我!」

宮弘煦輕哼了一聲,表情不屑:「反正是搶來的東西,當然是誰先下手就是誰的了!」

「你!」辛裕怒然。

宮弘煦這是搶到他頭上來了。

很快辛寶娥就會發現包里的手機不見了,肯定會回來找的。不能跟這個傢伙在這兒耽誤時間!

「我沒空跟你多說廢話,給我!」他直接動手,毫不客氣。

宮弘煦也同樣寸步不讓,「我也需要這個手機查很重要的一件事,不能給你!」 呂蒼青笑了!

笑的很凄涼,也笑的很得意。

「沒想到,昔日一個弱的如螻蟻一般的少年,此番竟是成長到了如此地步。呂蒼擎的個窩囊廢,就是一條被凌天宗控制的狗,要是當初聽取老夫的意見,哪還有林家。老夫這一生雖有遺憾,但也值了。等我下了陰曹地府,也就將你林家子弟斬殺殆盡。」

林天霄看著眼前這個老匹夫,聲音冷漠:「放心吧,你沒有這個機會。我會徹底斬滅你的靈魂,所以你壓根沒有輪迴的機會。以告慰林家所有犧牲的弟子,告慰世俗界所有被你們殘害的弟子。」

呂蒼青披頭散髮,哈哈大笑:「你以為你是誰,裝什麼聖人,很多人都是因為你而死,你難道不知道嗎?」

林天霄神色冷酷:「我不是什麼聖人,我沒有那麼高尚,我只是一個魔,一個專殺你們這些魔鬼的魔。方心,我會給你留著全屍,將你吊在流雲派的大門前,讓世人前來謾罵鞭撻,讓蒼鷹前來叼食,讓野狗前來撕咬。」

呂蒼青的眼中之中不再淡定,而是充滿了恐懼,似乎世間沒有比這還殘忍的死法了。

「你是魔鬼,你才是魔鬼。林天霄,你不得好死,你遲早會遭報應的。你是天魔之子,註定你將糟世人唾棄。」

「可惜你看不見。」

林天霄說著一手提起了呂蒼青,一手按向了他的腦袋。

「放了他!」

就在林天霄準備滅掉呂蒼青的靈魂之時,一道冷漠的聲音在空間裡面響了起來。隨即數道人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呂蒼青看見領頭之人,原本空洞死寂的眼睛又是燃起了希望,急呼道:「凌華少主,救我!」

林天霄也是轉頭看著一身藍袍的凌華,以及逃而復返的凌傷等人。

凌華,一個很危險的人,他身上有寶物隔絕了氣息,讓林天霄和天皇冠都是看不出他的修為。

「你以為你是誰?」

林天霄手上的動作根本沒有停。

呂蒼青再次求救:「凌華少主,救我!」

凌華臉色變冷,一個玄王境界的小子敢忤逆自己的話,「你最好按我說的去做。」

說話的同時將身後的一個人拉倒前面。

當林天霄看見被凌華挾持的西門瀾月之時,眼睛驟縮,猶如針尖一般,散發恐怖的冷芒,與此同時身上暴戾的氣息全部震蕩開來。

那如同實質一般的寒冷和殺意,讓處於這處空間的眾人感覺自己墜入了九幽之地一般。

「凌帝仙宮的凌華,是吧!好,很好。」

字字猶如一把把冷冽的寒刀,敲打在骨骼之上,讓人發顫。

凌華微微皺眉以後,隨後揮動袖袍,那股冷冽的氣息消失,一臉的無所謂,嘴角輕揚,饒有興趣地的看著林天霄:「林天霄,我剛剛的提議怎麼樣?」

「不怎樣。」

林天霄說話的同時手掌直接罩住了呂蒼青的天靈蓋,將他的靈魂攪得稀巴爛。

呂蒼青,必須死!

隨後將如同無骨一般軟塌塌的完整屍首扔給了凌華。

落在他的腳邊。

挑釁!

赤裸裸的挑釁!

凌華臉上的微笑瞬間凝固,隨著就是滿臉的憤怒,這是他來世俗界第一次動怒,不,應該說是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動怒過了,記得上一次,還是遇到仇敵之時,後來那人的頭顱被他踢爆了。

短暫的憤怒之後,凌華又是突然失笑的搖了搖頭,浮現了一絲更甚的笑意,充滿玩味。

「野蠻人,果然還是野蠻人。」

野蠻人不值得動怒。

凌華隨即轉頭看向了西門瀾月,「看來你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重要,在他眼裡,你還不如一個將死之人。」

西門瀾月看著林天霄,並沒有理會凌華的冷嘲熱諷:你錯了,你壓根就不懂他,正因為重要,他才會這麼做。

凌華聳了聳肩,不以為意,似乎已經從西門瀾月的眼神之中看見了答案。本來一道可口的美味突然之間如同嚼蠟,索然無味,「果然野蠻人的想法我始終無法理解。」

此時林天霄冰冷的聲音傳來,「給你兩個選擇,放了她,或者死!」

語氣之中充滿了霸道。

「呵呵,女人。」

凌華失笑的搖了搖頭,「這就是你說的在乎?」隨即氣息直接變的冷冽,「我看他是想早點讓你死!」

凌華一腳進身前的呂蒼青踢向林天霄,一手拎著西門瀾月,一手拉倒身後蓄力,緊接著一個跨步身體前沖,直接就是對著林天霄轟出一拳。

這是極其恐怖的一拳,拳頭之上包裹藍紅火焰,將空氣燃燒的滋滋作響,欲要摧毀一切。

林天霄也是一個跨步,踢飛呂蒼青的身體,霸道的一拳迎了上去。

就在兩拳快要相撞之時,凌華嘴角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不屑得意,陡然將手中的西門瀾月橫在胸前。

「無恥!」

眾人眼睛瞪圓,沒想到凌華竟是如此無恥。

事出突然,加上速度太快,林天霄根本來不及撤拳。

轟!

林天霄的一拳轟在了西門瀾月的身上。

轟!

而凌華的一拳結結實實轟在了林天霄的身上。

「我管你在不在乎。耍你,跟玩似的。」

凌華輕蔑的聲音隨之而來,笑的很得意。

「是嗎?」

凌華剛要開口,臉色陡然一變,只覺得一股極其霸道的拳意裹挾著讓他心悸的力量,透過西門瀾月的身體,砸在了他的身上。

《無極》第四重,隔山打牛。

凌華下意識地鬆開了抓住西門瀾月的手,躲避這股給他帶來危機的霸拳。

而林天霄已經趁機將西門瀾月拉近了懷裡,身體往後而去。

凌華身體暴退數步,方才卸去那股可怕力量,身體有著明顯的起伏,臉色微微蒼白,臉色鐵青的看著林天霄。

這個被他視做腦子不好使的野蠻人,竟是險些讓他陰溝里翻了船。

他不能容忍。

林天霄這一拳本來的目的就是沒有打算重傷凌華,因為他知道,不現實。

不過他結結實實的挨了凌華一拳是真的,想要達到目的,不付出點代價是不行的。

林天霄挨了凌華一拳,胸口炸開,焦黑一片,五臟六腑開始劇烈翻滾,氣血升騰,喉間升起腥甜的血氣,凌華的強大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不過這樣也好,可以作為他進入修真界之前一個很不錯的踏腳石。

眾人沒有想到這凌華的實力竟是如此恐怖,一拳就是將林天霄打傷了。其實他們哪裡知道,凌傷等人心中的想法:這小子的肉身竟是強悍到了如此地步,竟然沒有被一拳轟殺。

凌華也是臉色陰沉:沒想到還是個皮粗肉糙的主,以九階玄王的修為竟是硬抗我一拳,這所謂的紫雷神體還真是不耐,我要了。

林天霄絲毫不在意胸口的傷勢,以他現在的恢復能力,不少片刻就會完好如初,神色淡然地盯著凌華。

「耍你,跟玩似的。」

一句話原原本本的還了回來。

凌華呼吸一滯,緊接著就是滔天的怒火。感覺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發出嘶吼,快要被氣炸了:死,他必須要死!我不但要剝奪他的神體,還要將他抽筋扒皮,放血碎骨。

凌華手中陡然出現一對紅藍雙鐧,看著林天霄,猶如獵人看著獵物一般,滿眼的戲謔,「天魔之子?我這雌雄雙鐧專滅你這等污濁之物。」

宗器,完整的宗器。

宗器是靈器和皇器中間的一個等級,非煉器大宗師不可煉製。享譽大宗師稱號的最少是七級煉器師。

修真界玄宗以上的強者主流的兵器就是宗器。

真正的皇器,或者說完整的皇器在修真界也是極為罕見的,鳳毛麟角。

沒想到這個凌華竟然有宗器,那麼說明他的真實修為至少是玄宗。

宗器也分好差,像金靈甲也勉強是一件宗器,但是光一件金靈甲壓根沒有辦法和凌華手中的雙鐧相比,因為壓根沒有靈性,除非集齊金木水火土五具靈甲。

林天霄的心頭有一絲凝重,宗器完全可以傷到他的身體了。

紫雷神體作為上古五大神體之一固然強悍,但是現在的等級太低了一點。開啟的四扇門裡面,其中青龍精血和白虎血脈之力開啟的兩扇門都不完整。

紫雷神體分九層,他看似已經站在了第四層,從實質上來說的話,他才在第三層。

凌華很滿意大家的眼神。

雙手拉開,揮動雙鐧在空中對撞。

「釘!」

一股清脆的響聲出來,緊接著大家的靈魂都是一陣刺痛出來,讓他們紛紛抱頭,痛苦異常。

「靈魂攻擊!」

沒想到這凌華不僅實力強勁,竟然還擁有能夠發出神識攻擊的宗器,還真是了得。想來在凌帝仙宮的地位定然不低。

即便林天霄擁有遠超常人的靈魂,在那剎那之間也是有著短暫的恍惚。

而凌華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雙腳一蹬,對面龜裂,揮動手中的雙鐧砸向了林天霄。

「你將是死在我雙鐧之下的第八百九十二人。」

林天霄來不及多想法,催動手中黑磚籠罩在西門瀾月的身上,將其推向了白玫的身邊,自己則是硬挨了兩記。

當即身體就是被砸到倒飛出去,轟的一聲巨響撞在了黑色的大門之上,帶起陣陣漣漪,鮮血噴出。

。 沈懷琳開車來的,本想著將簡燦陽先送回去,自己再回家。

結果卻被拒絕了。

「不必了,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些其他的事情要處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