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卻沒想到南風翊根本沒有理會她的話,也一步都沒有動。

沈清若這小小的舉動正中下懷,撞在了南風翊的懷裏面。沈清若慌忙想要逃離,卻被南風翊緊緊的抱住。

「本太子第一次談起這些事情,實在也沒有經驗。在這個地方似乎草率了一些,不比二哥那麼懂得人情世故,三媒六聘去尚書府上給你大姐,你就這樣應下來了,可會覺得委屈。」

「不委屈!」

沈清若說完,猛地抬起頭。

「臣女不是那個意思!」

如今這慌亂的模樣,如何說都是錯了。

南風翊溫柔的笑了笑,低下頭來用額頭抵著沈清若的額頭:「平日能言善辯,舌燦蓮花,今日若兒你的話為什麼那麼少。是不知道與本太子說什麼,還是此時真的緊張了?本太子原本沒有打算將這麼重要的事情說的如此草率,但是今日你既然問了,本太子也索性都說清楚。免得你再逃了一次本太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這些話說完呢。」

南風翊卻十分淡定,每一個字都清清楚楚的。

沈清若更加無地自容了。

她總是覺得,自己在外面經歷了許多事情,面對如何的大場面都能坐懷不亂。哪怕是她回來處於劣勢,哪怕是面聖,她的心中都沒有如何緊張過。

這個善於謀划,經常去看別人笑話的女子,如今卻被南風翊看了個透徹。

她多想要扳回一局,只不過面對這些事情,她也是無用了。

誰沒有點少女的心思,她是真的動了心,真的面對自己的感情。那一抹喜出望外是沈清若極力想要隱藏的。

「既然說完了,那便回去吧。臣女都聽進去了,若是安然回京自當好好考慮。畢竟太子殿下也知道,臣女……」

沈清若盡量將這件事情解釋的平靜一點,彷彿是在談一件事情一樣。哪裏想到她的話還沒說完,南風翊便攬住了她的後腦,直接吻了過來。

沈清若多多少少有點被他的動作嚇壞了,後退一步去剛好正中下懷,被南風翊緊緊的抱住。

看起來,沈清若更應該服氣的是南風翊的所作所為,畢竟從外面回來她還從來沒有如此心軟過呢。她如今明知道認同了這些事情是將自己代入更大的更危險的事情之中,但是沈清若卻……

月光之下,湖水粼粼。

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沈清若臉紅的發燙,推開了南風翊。

這時辰已經不早了,湖岸的燈火都漸漸熄滅了。沈清若定了定心,抬起頭來:「太子殿下,我們回去吧。」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朝着身後走去。

南風翊不急不慢,臉上帶着一抹淺淺的笑意,跟在沈清若身後。月光下她的身影像是美妙的畫卷,一種說不出的神秘感來。若不是這樣,南風翊怎麼會草草做了這樣的決定呢……

驛館那邊燈火通明,誰曉得南風翊一去就是那麼久。

昔日那冷漠的,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也會獨自到市井的地方。手下的暗衛問了一次又一次,是否需要跟着南風翊以防有什麼事情發生。哪怕是頂着如此的壓力,榮錦也不敢啊。

若非貼身伺候南風翊,怎麼會知道有些事情比遇上刺客更加危險,就是南風翊與沈清若獨處的時候。南風翊如今事情那麼多,偏偏要在這個時候騙着沈清若一起離開京城,就是為了沈清若的「名分」

這一路上,南風翊這些年不為人知的事情,算是在沈清若面前展露了一個遍。

沈清若初入京城,誰都不曾想到,在鄉下流落了十數年的沈家二小姐;在京城之中名不見經傳的沈家二小姐竟然將太子殿下給搞定了。

如今見到南風翊跟沈清若一起回來,榮錦鬆了一口氣上前行禮:「太子殿下!」

沈清若看了一眼南風翊,獨自上樓去了。

南風翊本想要跟上去,奈何榮錦還有事情,拖住了。

……

夜深人靜,房間之中紅燭裊裊,沈清若在這樣陌生的環境之中剛剛沐浴冷靜一下,原本準備睡下明日繼續趕路了。

她的頭髮都沒有干透,想要打開窗戶的時候,卻感覺到一個人影徘徊在外。

她十分警覺躲在窗戶後面,等著那個人影靠近的時候突然的打開了窗戶。

一個熟悉的人影,便出現在她的面前。

隔着一扇窗欞,沈清若感覺十分狼狽。

「太子殿下怎麼在這裏!」

再見南風翊,她的心還是有點亂的,從市集回來,他們便沒有說過一句話。想起初遇的時候,沈清若隨便拿了一件袍子披在身上:「那麼晚了太子殿下還不休息,徘徊在臣女窗邊那麼久,要做什麼!」

南風翊淡淡的笑了笑:「本是有事情找你說,到門口的時候聽到你沐浴的動靜,心想着現在進來不太合適,便站在門口等一會兒。雖然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太子殿下有何事?」

沈清若直接打斷了南風翊,初見那日,她難道還有別的方式去保南風翊嗎?

書架滿1000加更!

。 身後形成的衝擊波差點將虛空穿梭舟給掀翻。

「小師弟,現在返回第十雄關未免太浪費了,我還想狩獵一番暗黑虛空怪物,增長一下戰功貢獻點。」

第十七師兄此時開聲道。

羅青山沉默不言。

這位師兄輕皺眉頭。

其他師兄並沒有說什麼,對於這位最小的師弟,他們很陌生,甚至處境也尷尬。

畢竟,被後起之輩救了,這話說了出去,丟臉丟大發了。

唯有龍九師姐面色陰寒:「少說一句。」

被龍九師姐瞪了眼的第十七師兄,也不再說話。

總之,羅青山與諸位師兄的第一次見面,場景並沒有想像中的熱鬧。

「師姐,我將所見的一些畫面已經形成影響傳遞給你,拜託你將這些影像交給師尊,不要外傳。」

第一道防線到了后,羅青山終於出聲了。

「今日之事,還請諸位師兄保密,還是等掌教回來后,再做打算。」

雲里雲霧的兩句話,卻是讓在座的十人摸不著頭腦。

「記住,回到第十雄關,等師尊歸來檢測一遍后,再返回宗門,這次事件比比我們想像中的嚴重。」

羅青山說完,身影漸漸虛化,時光波動閃爍,他瞬間進入時空長河,消失在諸位師兄姐眼前。

「這小師弟……性格挺特殊的嘛。」

三師兄終於出聲了。

龍九皺着眉,心神沉入影像中,她完全想不到事實的真相是如此地殘酷,儘管羅青山已經告知她一二。

暗黑之卵消失了!!

它的存在,就是一個定時炸彈。

小師弟,你這是將自己陷入無盡的麻煩中。

接觸到了藍白的天道,一旦真宗聯盟會調查,就算是山海宗阻擾,也難以阻擋聯盟會的介入。

因為,事實的真相太過殘酷了。

若是一些老怪物以此為借口,對羅青山進行逼供,小師弟未必能抵擋得住。

更何況,他是接觸到了藍白天道的人。

藍白天道最後到的遺產是否交予了他?

這份遺產是否存在天道的精髓?

藍白作為一個時空商人的星球,掌握的財富,是否落入小師弟的手中。

「龍琪琪,這影像是什麼?」三師兄好奇詢問。

「沒有什麼。」

龍九選擇了隱瞞,她悄然地關閉通訊,並將數據格式化。

羅青山究竟看到了什麼,現在只有她兩人知道。

三師兄以及其他十山徒目光閃爍,他們並非愚蠢,甚至率先進入地心世界,甚至嘗試過到達天道龜縮的領地,只是被阻擾了,根本進不去。

哪怕是師尊,當時也沒有進入藍白天道掌控的最後凈土。

小師弟的影像會不會與此有關?

進入時空的羅青山,感受到山海界的混沌靈山,靈機一動,這座混沌靈山隱秘不見,甚至在山海界悄然散去。

這座靈山在第四靈海太過高調了,以至於羅青山收回了映照山海界的混沌靈山印記。

「在消化藍白大位面得到的資源之前,看來我要低調很長一段時間,直到解決我身上的隱患再說。」

羅青山懷疑暗黑霸主在藍白天地本源之力上留下了後手,只是這後手他還沒有發現,出給動用了天地本源后,才能清晰感覺到這後手的存在。

這也是羅青山不敢返回山海界的原因。

對暗黑虛空高形態怪物的認知太少了,哪怕是最頂尖的煉道師,對於暗黑虛空來說並不算什麼。

一個文明,放在暗黑虛空面前,連一道光都不是。

發現,意味着毀滅。

這句話,也是羅青山這次暗黑虛空之最大的轉變。

站立在時空長河裏,只是小小的數秒,他已經消耗了數百時空環的能量。

「藍白口中的大煉金師是你嗎?時雨巫師?」

羅青山望向時空長河,他發現了三個光點,深淵、青萍位面、八荒元界。

八荒元界乃是他的成道之地,如今他身上纏繞着諸多因果,絕不會前往這世界禍禍。

青萍位面被四轉煉器鎮壓,屬於宗門重地,他既然想要沉寂一段時間,自然不能前往青萍位面的鐵浮屠。

剩下兩個選擇,一是前往充滿著危機的深淵,一是界位秘術推演新的世界,踏入未知的時空領地。

「我在深淵留下了兩件物品,隱藏着我的時空印記。」

「一件是在魅魔雅妍手中,一件在鼠魔人領袖手上。」

「炎魔寶骨戒,不知道這魅魔雅妍是否出售了?」

「鼠魔人領袖手中的逆鱗神通片,估計它是不會出手的了。」

羅青山揣摩兩位惡魔的心理,其實就算沒有空間印記,也可以到達深淵大位面。

只是想要從時空進入深淵大位面,並沒有那麼隱秘,肯定會被深淵勢力觀察到。

唯有時空印記在,才能做到悄然無聲進入深淵。

「就你了,鼠魔人,希望這地獄混亂疆域能給予我一個驚喜。」

並非羅青山膽小,謹慎無大錯。

而且,宗門搞出了這一套考核任務,讓他心裏很不爽,也趁著這機會外出一趟,趁機離開玄黃真宗這是非之地,等待實力真的無敵於天下,諸多紛擾,諸多因果,不過是過眼雲煙。

最後看誰不爽,直接人道毀滅就是了。

深淵時空眼發動,就算引動時空波動,深淵勢力也不會深究,因為深淵之中使用這門時空秘術的人太多了。

基本上達到上位惡魔實力的存在,都能使用這門時空秘術。

穿梭於時空諸天,狩獵於萬界眾生,將本土的資源壓力傾瀉到其他世界,這是一個成熟的時空掠奪文明的基本操作。

混亂疆域,此時,三不管狀態的地獄車站內,鼠魔人正在接客,準備將客人送往其他疆域。

突然,身上的龍鱗片發熱,嚇得鼠魔人領袖連忙施展土行法術離開。

「大哥,你這是幹嘛?剛才那位惡魔大人可是出了大價錢,準備讓我們送往墨菲君主的疆域……」

「莫說話,趕緊回老巢。「

鼠魔人低聲說道。

五位鼠魔人隨着法術前行,很快趕回混亂疆域的地底老巢。

逆鱗的光芒越來越盛,最後,逆鱗的龍的氣息也掩蓋不住,就在鼠魔人首領絕望的眼神下,這逆鱗片陷入了沉寂。

鼠魔人是地獄層的最低賤的惡魔種族,他們的血脈決定了他們在深淵的未來。

但是,鼠魔人的團結卻將為他們種群躺出一條路。

當然,這條路是充滿著血腥之路。

這條路就是情報之路。

他們之所以能在混亂疆域生存下去,是因為逃亡地獄混亂疆域中的諸多地獄惡魔勢力需要鼠魔人為他們提供情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