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流守著吧?」天罡雷聖說道,望向影凰聖尊與越空聖者,「這次也需要麻煩你們了。」

「放心,此等大事,老夫不會離開。」越空聖者不知何時又取出了酒壺,喝了口酒,忽然,他似乎想起什麼,說道:「對了,先前老夫去了魔靈大陸,知道他們為何而戰了。」

「哦?是何原因?」

「星機閣偶然發現了一處秘境,那秘境的主人似乎很不一般,疑似靈聖,後來被幽冥宗、血龍谷知道了,又傳到了邪鬼堂、天門、囚天閣,最終魔靈大陸各大勢力都知道了此事。

接著,從那秘境之中流出了二十枚令箭,是前往秘境的鑰匙,各大勢力為了那秘境鑰匙便徹底開戰了。」越空聖者說道。

「靈聖的傳承地嗎?這等誘惑對他們而言的確夠大,足以引發大陸之爭。」天罡雷聖點點頭道,「知道是哪位靈聖嗎?」

「不清楚,老夫靠近那裡觀察過,有著強大的封印之力,竟是難以探查。」越空聖者搖搖頭道,「不過,老夫覺得那裡似乎有些古怪,隱約之中感受到了一絲邪惡之氣。」

「魔族?」天罡雷聖皺眉。

「並不確定。」越空聖者搖搖頭,突然,他雙眸一亮,放下酒壺,望向前方的黑色漩渦,道,「剛才竟然沒發現,那秘境的氣息似乎與這邊的入口有些相似。」

「什麼?」

其他幾人頓時一驚,天罡雷聖焦急說道:「你再看看,仔細感受,是否一樣?」 「你……就是楊凡?」

「二爺說得果然沒錯!」

「昨天晚上就是你把那兩個人救走的?」

王瞿慢慢從已經倒塌的大門出走進來,身旁還跟着一隻淡黃色的烈焰馬。

「可惜!還是被我們找到了!」

看着楊凡和他身旁的美納斯,王瞿小的格外猖狂!

隨朝後面拍拍手,陳千重等人正被王家其餘人圍攻,同時僅僅只靠着怪力在苦苦支撐!

沒有逃出去嗎?

看到這一幕的楊凡眸光微閃,腦中思考着破局方法。

「呵呵!還再想辦法?」

「別白費力氣了!在永城得罪王家就是這個下場!」

「烈焰馬!踩踏!!」

王瞿見狀直接讓烈焰馬繼續進攻。

聽到命令的烈焰馬高高的揚起前蹄,隨後朝地面猛地一踏!

在青石板組成的地面上,一道裂縫直接朝楊凡攻來。

「水之波動!」

楊凡的波導在這時也是活力全開,仔細注意著烈焰馬的每一個動作。

對方前蹄揚起的動作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所以在利用波導躲避攻擊的同時,也在這陣沙塵中繼續下達命令!

於是在沙塵中,美納斯的水波動凝聚速度簡直超過了王瞿的想像,甚至進攻速度也似乎超出一般的水系精靈。

這個位置和速度,更是讓烈焰馬防不勝防!

如同炮彈一般的水波動,在接觸到烈焰馬的那一刻瞬間爆發,無盡的水流衝擊將烈焰馬掀翻,讓它在地面上重踏好幾次才得以穩住身軀。

在烈焰馬濺起的沙塵中,王瞿看清楊凡的動作和命令是有些困難的,但是對於楊凡來說,波導和超能力的雙重感知,能讓他搶先一步發動攻擊。

剛剛噴射火焰的突然襲擊,美納斯也總算是還回來一次。

而且楊凡也在這場戰鬥中,似乎摸索出了一些與以往不一樣的戰鬥方式!

「果然有兩把刷子!」

待到沙塵散盡,看清場面局勢的王瞿,此時臉色很不好看。

沒想到楊凡的美納斯竟然實力比他還強出一截,已經是妥妥的天王級實力。

而他的烈焰馬因為只是准天王級,在屬性上還被美納斯克制,可想而知,這場戰鬥絕對不會想他想的這麼簡單。

「現在必須要先將陳叔他們救出來!」

楊凡在這一刻注意到,被圍攻的怪力形式似乎已經很嚴峻。

要是他們在被王家的人挾持,楊凡才是真的無力回天!

「喂!你們王家的人就這點本事?」

「准天王級的烈焰馬……嘖嘖!」

「不堪一擊!!」

楊凡故意挑撥這王瞿的情緒。

昨晚在王瞿和王辰的對話中,就差不多已經了解這個王瞿的大致性格了。

狂妄!自大!甚至已經有些自負!

「你特么……」

「楊凡你看不起誰呢!」

「勞資戰鬥的時候,你還在你媽懷裏吃奶呢!」

「烈焰馬!給勞資上!!」

果然如同楊凡所料,在短暫的激將法之後。

王瞿怒火攻心,甚至於楊凡能夠隱隱約約從衣服的縫隙中,看到一點火紅顏色的皮膚。

那絕對不是人類該有的樣子!

看來王瞿被移植過精靈軀幹的想法……被他猜對了!

「王家……還真是喪心病狂啊!」

楊凡厭惡的看着王瞿,這道目光讓他更加憤怒。

身後的烈焰馬似乎是感受到王瞿不耐煩的目光,連忙從他背後重新回到了剛剛的位置。

「給勞資張嘴!」

「今天不把他打趴下!我特么的就不姓王!」

王瞿從懷中掏出一種類似小藥瓶的東西。

就是這個!

沈叔所說的關於王家研製的違禁藥物!

直接大幅度提升精靈的實力等級嗎?

「怎麼?打不過開始喂葯了?」

「真沒種!」

楊凡繼續激將。

他的目標可不僅僅只是看上去那麼簡單!

「呵!楊凡你以為激將法對我有用?」

「等到烈焰馬把藥劑喝下去,你就等著上我王家的試驗台吧!」

「而且我既然拿出來了,也不怕你知道!」

「這個藥劑可是我王家費了好大的心血才研製出來的,至於實驗材料嘛?」

王瞿陰惻惻的看着他身邊的美納斯,目光中的貪慾不言而喻!

該死!

「究竟怎樣?你自己來試一試吧!」

「烈焰馬!喝下去!」

王瞿將手中藥劑朝旁一丟,早已等待好的烈焰馬正張開馬嘴等待着。

「呵!」

就是等的現在啊!

「美納斯!躍起!」

下一瞬間!

在王瞿都還沒來得及變幻的眼神中,早已蓄勢待發的美納斯像離弦之箭噴射而出。

楊凡的雙眸閃爍著詭異的紫光,同時將那隻藥劑的位置牢牢的定格在空中。

「你……」

王瞿剛反應過來說話,美納斯的巨大的身軀直接衝撞在他和烈焰馬的身上。

而那枚藥劑自然也到了楊凡的手中!

轟——!!

室外一陣煙塵濺起。

王瞿和烈焰馬被美納斯巨大的力量給撞得倒飛而出。

但是沒有附加任何能量,僅憑身體素質衝撞的攻擊,好像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大的傷害。

烈焰馬只是稍微站在原地晃晃頭,而王瞿則是被撞到後面的牆壁上,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這個……就是王家的秘密藥劑嗎?」

楊凡同樣走出室內,目光看着手中的藥劑略微思索。

「系統!分析一下!」

「叮!檢測到現實世界特殊物品!」

「未知藥劑:蘊含一隻天王級精靈的畢生精華,能夠將實力弱於天王級的精靈完美突破到天王級,但副作用巨大,之後終身無法再進行任何方式的突破!」

這麼強的副作用?

「那使用這種藥劑的精靈,有沒有什麼弱點之類的東西?」

「叮!使用之後,精靈面對弱點或克制屬性攻擊的承受能力更差,所以不建議宿主使用!」

原來如此!

難怪剛剛准天王級別的烈焰馬被美納斯的一道水波動打飛,而且昨晚的那隻天王家的大鋼蛇也是如此。

「所以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好的?」

「王家就為這東西和聯盟撕破臉皮?」

「哦!不對!他們還有精靈軀幹移植手術!」

楊凡目光森然的看着從地上緩緩爬起來的王瞿。

我說呢?

王家抓捕那些天王級的精靈幹什麼?

在現實世界訓練家一死,精靈必定會成為野生狀態且無法在被任何人收服,這也是聯盟下達的規定。

而王家卻利用這種精靈,來進行藥劑實驗?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啊!

而且單是一個王家沒有這麼大的能量,他背後還是那個神秘組織存在嗎? 司寧這才放開一直固定著她的手。

感覺到手腕壓力驟然消除,趙青葵才慢悠悠地把手收回來。

她看了一眼,由於司寧握得太久,已經有一圈紅痕。

痛倒是不痛,就是有點醒目。

趙青葵看了眼司寧留下的手印,不由得感慨了一聲:「司寧你的手真大,和你的背一樣有安全感。」

剛才枕著他的後背入睡,趙青葵只覺得睡得非常安心,儘管睡的時間不長,但是高效率的睡眠很快就能讓人修復疲勞,現在趙青葵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現在多少點了?」

「五點半。」司寧瞥了眼腕錶回答。

剛才的晚飯吃了一個小時,他們差不多是五點出頭才從村子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