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大叔,你有話要說?」

帕爾悄悄地刺了冒險團團長的屍體一劍,收穫42生命能量點之後看向了有些沉悶的約翰。

「嗯。」

約翰也不收集戰利品了,他想清楚了,不能耽擱了帕爾的天賦,得把這孩子送去上學。

於是,約翰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帕爾說了一下,順便解釋了一下什麼是學院。

……

大陸各地都有學院,名稱不同,規模不同。

風狼王國中的學院主要位於各大侯爵的主城之中,是學習知識,建立人脈的好地方。

其他國家也有學院,只是因為國情制度不同所以位於的地方不同。

綜合下來,大陸學院不算多,百所左右,其中有一個最為特殊的學院,那就是位於自由之城的知識學院。

顧名思義,知識學院是專門教授知識的地方,在這裡不分權貴,只看天賦,非天賦超人者不能進入。

有著如此嚴苛的條件,知識學院當然也有著非同一般的底氣和來歷,這裡教授的知識都是最珍貴,最全面的知識,任何職業者到了這裡都能找到自己的道路,不再迷茫。

歷代以來,能從知識學院畢業的人至少也是白銀,這些強者畢業之後散布到大陸各個角落,人脈就這樣建立了起來,所以沒人敢動知識學院,這就給了知識學院超然的地位。

……

「就是這樣,小不點兒你的天賦很高,所以我想著到熒光城之後看看能不能把你送進熒光學院……」

約翰自顧自的說著,當帕爾聽到他要送自己去上學之後,頓時連連搖頭,斷然拒絕道:

「不要!我不要去上學!」

雖說進入學院之後可以學習到很多技能,但那樣太浪費時間了,帕爾寧願去西境要塞群那邊打仗,用軍功換取技能也不要上學。

當然了,這其中也有著帕爾已經上夠了學的原因,他前世上了那麼多年學,受夠了那種氛圍,他要在實力差不多的時候去遊歷大陸,看看異世界美麗的風景,哪有時間去上學?

「小不點兒你聽我說……」

約翰是真心實意的為帕爾好,所以他連戰利品都不撿了,苦口婆心的勸說起來,但帕爾就是一直搖頭,打死也不去上學。

「你個小不點兒!」

啪!

約翰氣的扇了帕爾後腦勺一下,帕爾揉了揉腦袋,繼續倔強的看著約翰。

「我不去上學!」

「你……」

唉~

最終,約翰嘆了一口氣,暫時放棄了勸說,想著離到達熒光城還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之內再勸勸帕爾,大不了到時候把他綁進熒光學院。

「嗯,就是這樣。」

約翰心中下了決定,不再多言,如今的當務之急是教會的任務,紅葉村的村民還等著醫師救命呢!

……

一大一小兩人收集了一下戰利品,最終也沒獲得多少東西,除了零碎玩意兒之外就幾枚銀幣。

「一幫窮鬼。」

不屑的唾罵了一聲,約翰帶著帕爾開始修理馬車車廂,其實就是用劍削掉車廂內外的箭矢,修理了一下車輪,然後將其拖到路上,找回兩匹沒有跑遠的馱馬,系好繩索之後再次出發。

還別說,這個車廂是真結實,這樣折騰都還沒事。

走在路上,馬車看上去和來時沒有什麼兩樣,仔細看去,就能發現車廂之上遍布箭痕,已經沒有了華麗昂貴之感,這才是冒險者應該乘坐的馬車啊!

「駕!」

因為冒險團的襲擊耽誤了一些時間,所以約翰加快了趕路的速度,韁繩連抖之下,兩匹帶有一絲魔獸血脈的馱馬發揮出了真正的速度。

噠噠噠……

陣陣馬蹄聲中,馬車在還算平坦的道路上疾馳,在深夜之時就抵達了教會醫師所在的小村莊。

「約翰大叔,那個村子著火了!」

帕爾突然驚呼一聲,因為他看到前方村莊之中火光衝天,不用多想,就知道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駕!」

約翰再次讓馱馬加速,很快兩人就來到了村口,然後被守衛在這裡的教會之人擋了下來。

「停車!」

噠噠噠!

馬車停下,約翰和帕爾跳下馬車,沒有多言,約翰直接掏出了教會的榮譽騎士徽章。

「榮譽騎士大人!」

教會之人趕忙行禮,而後約翰從他們口中得知了村中火光的真相,那是正在火化因瘟疫而死的村民,這是處理村莊瘟疫的最後一個步驟,做完這件事,負責這裡的醫師就騰出了手,可以前往下一個發生瘟疫的村莊救治村民了。

「來的真是時候。」

約翰和帕爾沒有進去,而是讓教會之人去通知一下這裡的醫師,然後兩人回到車廂之中休息起來。

砰砰砰……

時間不長,正在休息的帕爾就聽到外面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他爬起來往外望了一眼,就看到一個身披教會醫師白袍的中年男人從村莊中走了出來,背上背著一個看上去就很沉重的大藥箱,一步一個腳印。

「護送我的榮譽騎士在哪?」

「馬車裡。」

中年男人跟守在村口的教會之人交流了一下,然後走向了馬車。

此時約翰也聽到了動靜,和帕爾跳下馬車迎了上去,一番交流之後,得知中年男人名叫漢克,是迷霧城教會中的一名資深醫師。

「事不宜遲,我們立即出發。」

漢克藍發藍眼,面容刻板,右眼眼角有刀痕,不苟言笑,也不善言語,簡單交流之後就上了馬車,緊隨其後的帕爾看到馬車頓時下沉了一小截,不由得咧了咧嘴。

「這是有多沉啊!」

……

噠噠噠……

馬車沿著道路前行,漢克一臉疲憊的閉著眼睛靠坐在藥箱旁邊,帕爾縮在自己的大包裹上面睡覺,約翰驅使馱馬,把持著馬車前進的方向。

不知過了多久,漢克突然睜開眼睛撇了一眼熟睡的帕爾,然後對車廂前面的約翰低聲說了一句:

「約翰榮譽騎士,這次的任務有些特殊,不光是要護送我前往紅葉村,還有尋找謀划這次事件的邪教徒,所以有可能非常危險,這個孩子……」

「沒事兒,他很厲害的,不會拖後腿。」

約翰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自從看到漢克之後他就察覺出了什麼,漢克絕對不簡單,就說那個藥箱,重量可不是普通人能背起來的。

除了這個,約翰心中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漢克和他是一種人,但他沒有多問,知道這次將要面對的是什麼就行了。

不過既然漢克坦白了即將遇到的危險,約翰也不是什麼都瞞著的人,他跟漢克簡單的說了一下刺客襲擊這件事。

「兩次了嗎?」

顯然,漢克也知道刺客協會的規矩,他在和約翰確定次數之後沒有猶豫,開口承諾道:

「到時候我會幫忙的。」

「……」

暗中,帕爾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漢克,然後繼續閉眼假寐,心想一個連青銅級騎士都不是的人幫什麼忙?

帕爾用明瞳低級元素視野看過漢克,沒有在他身上看到代表戰氣的微光,他周圍的元素也很平靜,不是魔法師。

……

第二天清晨時分,小型冒險團被團滅的消息就在迷霧城的冒險者之中傳開了,冒險者們頓時警惕了很多,以至於很多需要冒險者單獨出城完成的任務都沒人接了。

理所當然的,迷霧城的刺客協會也知道了這條消息,他們是主要負責刺殺約翰和帕爾這個任務的,青石城的刺客協會沒有異議,因為任務完成之後的抽成少不了他們的。

「第二次也失敗了,看來這次的任務目標很厲害啊!很久沒有接到這樣大的單子了,真不想放棄。」

黑暗的房間中響起了一個沙啞的聲音,緊接著一個冷酷的聲音響了起來。

「接下來就是第三次了,我們刺客協會可以出手了,那個主要目標有著高級青銅的實力,按照規矩,我們不能派出等級高於他的刺客,所以就讓我去吧!」

「……」

房間中一陣沉默,良久,之前那個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

「隱匕,你要想清楚,按照規矩,就算你刺殺失敗死在了目標手裡,我們刺客協會也不會幫你報仇的,你……」

砰!

匕首砸在桌子上的聲音響起,冷酷聲音的主人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咱們刺客乾的就是刀口舔血的買賣,殺人和被殺是對刺客一生最好的詮釋。」

說完,開門聲響起,外號隱匕的刺客走了出去,接取了刺殺約翰和帕爾的任務,他是迷霧城刺客協會裡的刺客,相當於刺客中的執法者,專門料理那些不守規矩的刺客,也有時候會接取一些刺殺任務,不過按照規矩,刺客協會的刺客只能接取已經失敗了兩次的任務。

這是為了給新手刺客活路,還有維護刺客協會刺殺成功的幾率,要不然就沒有人加入刺客協會和發布刺殺任務了。

……

噠噠噠……

馬車一直沒有停歇,從晚上跑到了第二天下午時分,在兩匹有著一絲魔獸血脈的馱馬快要跑不動的時候,紅葉村終於在望了。

「那就是紅葉村嗎?」

帕爾和約翰並排坐在車廂前面,好奇地眺望著道路盡頭的小村莊。

小村莊周圍沒有農田,卻有著一些紅葉黑皮樹,筆直筆直的,長得很高,範圍也很廣,這應該就是紅葉村名字的由來了吧?

「咦?紅葉村裡面在燒什麼?」

隨著距離的拉進,帕爾發現紅葉村之中有著不下十股煙霧升起,黑色的煙氣細細的,看上去不像是在火化屍體。

「應該是在燒制木炭。」

一直沉默不語的漢克回答了帕爾的疑問。

「木炭?」

…… 俞樹明無奈的癟嘴,櫻蘭可不就是蘇公子的神獸飯糰嘛,自己真是抽了拿她來舉例。可除了她,身邊好像還真沒有修為高深的女性修者,至於閻夢那個虛偽的女人,完全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俞樹明的思緒不由得散了開來,卻被蘇湛玉拉了回來:「別鬧了,走這邊。」

曾毅和俞樹明立刻噤聲,快速的跟上蘇湛玉的步伐。

才走了幾步,眾人便感覺到了異常。白霧當中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威壓限制着他們的速度,讓他們的每一步都比往常走得費力,就好像深陷泥一般。

此時修為的差距就明顯的提現了出來,天字一級的幾人明顯要輕鬆的多,而天字等級以下的狗子、鐵蛋和春花已經出現了氣力不濟的現象,眾人的差距逐漸拉開。

蘇湛玉停下腳步,對身後的人說道:「走慢一些,確保身後的人可以跟上,若是在這茫茫白霧之中走丟了,怕是就很難尋到了。」

他不知道從哪裏取出一根繩索,繼續說道:「大家都拉着這根繩索,後面的人若是走不動了,就拉一拉繩索,我們會放慢速度的。」

曾毅忍不住感嘆道:「奇怪了,我們幾個都是天字等級感覺不太吃力很正常,你不是被廢了嘛?怎麼看起來精力比我們都還要更好一些。」

俞樹明忍不住偷偷望了蘇湛玉一眼,卻沒有說話。

蘇湛玉平靜的回道:「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感覺到你們速度慢了,這才停下腳步等你們的。」

曾毅大感驚奇,問道:「難道你感覺不到這裏面的壓力嗎?」

蘇湛玉搖頭,曾毅忍不住上下打量蘇湛玉幾眼,發出靈魂的拷問:「難道說,是因為你靈丹被廢了,沒有修為,所以這裏的壓力對你不起作用?」

蘇湛玉只回了三個字:「不知道」。就拉着繩索朝前走去。

俞樹明卻忍不住在心中腹誹:蘇公子那樣的如果都算廢人,那自己豈不是廢人中的廢人?

蘇湛玉一行人及時意識到了白霧的異常,通過繩索聯結,並沒有走散,但是其他人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五長老在進入宮殿之後沒多久,就感覺到了羅盤的異動,他忍不住加快腳步,等他意識到身後的弟子可能會跟不上自己的時候,身後早已空無一人。

進入白霧中的弟子逐漸的分散開來,而他們一旦失去前面人的身影,便再也追不上去了,茫茫的白霧讓他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一股茫然、絕望、恐慌的情緒逐漸瀰漫上每個人的心頭。

突然,白霧中竄出一個怪物,對着一個弟子發起攻擊,這位弟子來不及多想,拿起手中的劍就和那個怪物搏殺了起來,直到終於將那個怪物殺死,卻發現自己身邊原來的同伴已經消失不見,在同伴本來的位置上,正有一個怪物朝自己殺來。

四處開始傳來若隱若現的衝殺聲,蘇湛玉一行人的眉頭漸漸的擰緊,曾毅正要問蘇湛玉發生了什麼事,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尖叫聲。

「怪物啊!」春花高叫一聲,手中突然出現一把劍,朝着前面的鐵蛋直直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