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

大王子點了點頭:「前方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到達竹鼠城附近的大社竹林了,要注意了,大社竹林的規模很大,憩息在大社竹林裡面的魔力生物和大型魔力生物也不少,而且因為竹林非常遮擋視線,所以是最有可能設置埋伏的地方。」

「不過,咱們有S級的守護者隊伍,再怎麼說,就算打不過,提前發現應該不是問題。」兔角對這一點還是有自信的。

畢竟,S級的守護者,在國內代表的就是最強戰力小隊,不管是經驗還是戰鬥力,都是頂尖的!

在守護者等級方面,國家還是非常嚴格的,光憑實力的話,最多只能提升到B級的守護者,A級和S級都需要憑藉任職的時間、資歷以及戰績來提升的。

所以只要能提升到S級和A級的守護者,那麼在戰力和經驗上,是肯定能有所保障的。

A級和S級的守護者,放在軍方,至少能當個高級的長官!

而現在的這個隊伍里,有一個S級的隊伍以及兩個A級的守護者隊伍,如果這樣的隊伍還會被偷襲到…

那這幾個隊伍的人都可以辭職了。

大王子在跟眾人說了兩句后,隨即就說道:「行了,我在外面看看,S級的守護者隊伍已經在附近警戒了,如果有情況的話,他們會立刻回來報告的…」

嘭的一聲!

車廂瞬間受到了一股強勁的衝擊力!

南兔第一時間護在了兔角的身邊,三公主人已經不見了,大王子雙手撐著車廂,晃晃悠悠的抬頭一看!

一道身影落在了車廂的頂上,大片的鮮血流了下來…

而這一道身影的主人,則是S級守護者隊伍的隊長!

。 吃飯的時候,韓姨一個勁兒的給喬思語夾菜,「小語啊,你可要多吃點,你看你瘦成什麼樣了。吃胖一點將來要孩子也好……」

孩子?

自從上一次的烏龍結束后,喬思語和厲默川之間很默契的沒有再提孩子的事情,喬思語是覺得她現在還小,跟厲默川又沒結婚,所以要孩子的事情根本不着急。而厲默川知道喬思語吃了一次避孕藥之後,每一次做多會戴安全tt,雖然他很想要一個屬於他們倆的孩子,但也知道她現在還沒做好準備,他不想在這種事情上強迫她。

見喬思語有些窘迫,厲默川夾了一塊肉丸子放在她碗裏解了圍,「快吃吧,吃完帶你去一個地方。」

韓姨看到兩人的表情,瞬間瞭然,同時心裏又微微有些失落,本來看到他們這麼甜蜜恩愛,她以為很快就要抱小寶寶了呢!

一頓飯下來,飯桌上的氣氛有些詭異,喬思語也有些食不知味。

吃完飯,厲默川上樓去換衣服,韓姨收拾了碗筷之後拉着喬思語認真道:「小語,你和先生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啊?」

喬思語着實沒想到韓姨會這麼執著,一時間還真不好回答,想了想,她淡淡道:「還不着急看,等結了婚以後再慢慢計劃。」

韓姨嘆了一口氣,「小語啊,我看的出來先生非常愛你,也知道他很喜歡小孩,但他會尊重你的選擇,可他已經三十一歲了……」

話未說完,見厲默川從樓上下來,韓姨就沒有再說什麼了,但喬思語知道,韓姨是勸她早點要孩子。

不過他穿西裝下來,是決定去送方葉涵了?

韓姨和喬思語剛剛的舉動都被厲默川看在了眼裏,但他裝作沒看見一般,走到喬思語面前摟住了她的腰,「走吧……」

喬思語愣了愣,「嗯?去哪兒了?」

「機場!」

「……你去機場送方葉涵,我去幹什麼啊?」喬思語不知道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有多酸。

「你剛剛讓我自己決定去不去送方葉涵,又說會配合我的決定,怎麼?現在反悔了?」

「可我又沒說和你一起去送方葉涵啊!」

厲默川笑了,笑的很像一隻狐狸,「我的決定就是讓你跟我一起去送方葉涵。」

「……我不去!」且不說她不想看到方葉涵,此刻的方葉涵也一定不想看到她,相看兩生厭,她又何必自討沒趣呢!

「思思,你非去不可……」

喬思語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以往他不是最不想讓她和方葉涵有什麼交集嗎?今天是怎麼回事兒啊!?

剛想着,厲默川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如果你不想見方葉涵,可以坐在車裏等我,但你必須跟我一起去,因為我不想讓你誤會。」

「那有什麼好誤會的,你放心去吧,我保證不會誤會!」

「呵……」厲默川輕笑了一聲,「就算不誤會,我只要一離開,你這小腦袋瓜里肯定會胡思亂想,我一點也不想給你胡思亂想的機會,所以必須時時刻刻把你帶在身邊。」

。 七日後,他聽說顧老侯爺因為吃了顧雲墨的丹藥,突破小境界,達到元嬰三階,年紀又延長了幾百歲之後,他又哭了兩天兩夜。

十日後,聽說府中其他下人們都拿到了顧雲墨的丹藥,也獲得了或多或少的進階或者變化,他又哭了三天三夜。

突然有點羨慕那些早逝的兄弟姐妹們了,至少不用這麼憋屈。

這天夜裏,他悲傷地坐在院子裏,第一次認真地修鍊。

如今他才是鍊氣五層,只有努力,才能讓大姐姐正視自己,說不定一個高興,還能送幾個丹藥給自己。

一道黑霧緩緩自地底漂浮出來,化為一道人形。

「姐姐?」顧富貴喜出望外。

自從皇后被困冷宮后,顧雲兮就失蹤了。

顧雲兮青灰色的手輕輕撫在他的臉上,憐惜道:「弟弟,你看上去瘦了不少。」

「嗯,姐姐,最近我過的很苦。」

「是顧雲墨那個賤人吧。」

「是的,姐姐。你怎麼知道是大姐姐欺負我?」

「大姐姐?」顧雲兮的語氣冷不然陰森起來,「你只有我一個姐姐。」

「可是大姐姐不是壞人,她沒有殺我!即便當初我差點殺了她的徒弟啊……」

顯然顧雲兮不想聽這廢物說廢話,直接打斷。

「你想不想得到顧雲墨那個賤人的丹藥?」

「想的。」顧富貴連連點頭,甚是委屈道:「做夢都想!大姐姐可壞了,送了所有人東西,就沒有送我。」

「沒事!她不給你,我們就自己去拿。你將這個放在她的院子裏,只要她死了,她的東西,承恩侯府還不都是你的?」

「不行!」顧富貴連忙將手中冒着漆黑霧氣的丹藥遞了回去,「爺爺教育我要摒棄過去的不良嗜好,不能隨便傷害人的。」

「你不想要顧雲墨的丹藥?」

「想的!」

「想的話,那就按照我說的做。」

「可可可……」顧富貴蹲下身來,雙手抱頭,嘴中不停重複著:「不行的,我答應了爺爺的。我答應了的,答應了的事情就要做到。我想要改變,我想要……」

見對方這般懦弱的模樣,顧雲兮再也不能忍受,一掌朝着顧富貴的胸口抓去。

「廢物!身體交給我,你去死吧。」

「砰!」

門重重被踢飛,劃過一道勁風,將顧雲兮席捲,砸落在地。

亂石坑中,顧雲兮一臉猙獰地看着進來之人,面容開始扭曲,轉眼便化為怪物模樣。

紅眸紅唇尖耳黑膚。

顧雲墨看了一眼尿濕褲子的顧富貴,隨手丟了一粒丹藥過去。

顧富貴淚流滿面。

太不容易了!他終於得到大姐姐的垂憐了。

「顧雲墨!」顧雲兮沖了過來,張嘴嘶吼,似是地獄的惡魔,「你殺不死我,而我會一直糾纏你。我要讓你痛不欲生,魂飛魄散。」

「哦。」顧雲墨淡淡應了一聲,隨手丟了一把金蓮異火過去。

霎時間,火光衝天。

緊接着,慘叫連連。

「顧雲墨,你殺不死我的!只要我活着,總會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對你身邊的人出手!我會讓你痛苦!哈哈哈哈。」

火光化為虛無,連帶着顧雲兮的那抹黑霧。

顧雲墨並未及時離開,站在庭院中,看着天邊的血月,久久不動。

顧富貴搓了搓雙手,殷勤不已。

「大姐姐,你放心,你這麼厲害,雲兮姐姐傷害不了你的。」

「大姐姐,這是我最好最喜歡的椅子,你要不要坐下來,好好休息休息?」

樂觀的好似剛才差點被殺死的不是他一般。

顧富貴低頭將椅子擦得一乾二淨,自顧自地說着。再抬頭,哪裏能見到顧雲墨的身影,緊緊握著丹藥,迫不及待地回去吞服。

然後,他又哭了。

聽周圍的下人說哭的比以往更傷心更難受更讓人心碎!

顧富貴不停地拍打着床沿,覺得痛,又吹了吹。

為什麼啊?

為什麼他吃的丹藥除了療傷作用,什麼都沒有?

旺財一爪子拍開大門,隨手丟了個人級下品護身甲過去。

「這是師父給你的。」隨後對着顧富貴放了一個屁。『

就是這個男人,曾經傷害了對他最好的阿郎師兄。

想到還要給這廢物送靈器,心裏就難受。

顧富貴終於不哭了,抱着護身甲,跪向雲墨軒的位置,磕了磕頭,語氣仿若哭喪。

「感謝大姐姐!」

旺財:......

媽的,好想咬死他!師父還沒死呢?

尋寶鼠啾啾叫。

我們快走吧!主人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君無殤坐在窗前,看天邊的明月,覺得很陌生。

「你什麼時候才能恢復實力,走上人生巔峰?」顧雲墨冷不丁地從窗口冒出一個頭。

她披頭散髮,紅衣飄飄,目光陰沉。

若是一般人看到這景象,一定會被嚇掉魂。

「現在已經恢復到五成了。怎麼?受不了魔族了?」

「我能不能現在就去滅了魔族?」顧雲墨磨刀霍霍。

「自是不行!」

「那你能不能去滅了魔族?」

君無殤一愣,繼而緩緩搖頭,「也不行的。」

顧雲墨:......

什麼玩意兒!

「魔族在上界,不在這裏。再者......其實魔族並不全是壞人。」

顧雲墨點點頭。

的確如此。

她掏出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中,又恢復了以往那副閑散爛漫的樣子。

「你一個魔尊,做我的徒弟,不覺得虧?」

「巨虧!」

顧雲墨:......

「不過——只要你給我相應的補償,我倒是可以完成你的宏願,早點恢復,趁早登上人生巔峰。」

「什麼補償?」

「還不清楚,等我想到了再說。」

顧雲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