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鳶鳶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會記得清清楚楚。」陸霆之乖巧地道。

時鳶看了他一眼,沒再說什麼。

想起之前他在小世界里酷拽的吊樣,對比現在乖順如小奶狗的模樣,時鳶不禁簽了牽嘴角。

這男人倒是挺識時務的!

他這麼乖巧聽話,搞得時鳶反而不好冷落他了。

這時,唐俏在門口喚時鳶,時鳶回神,提高了嗓音,「唐俏,你進來吧!」

「哦?看來陸霆之已經沒事了?」唐俏也不見外,直接坐到了時鳶身邊,兩人同坐一塊兒小地毯。

「他覺醒了雷系異能,你有什麼需要充電的東西,可以拿給他。」時鳶低頭擺弄著面前的火堆。

「所以,陸霆之不光是最早覺醒異能的人,還覺醒了牛逼哄哄的戰鬥系雷系異能?」唐俏毫不掩飾自己的驚愕,畢竟她在從前的末世世界中,從未遇見這種情況。

「可能是我運氣好吧!」陸霆之淡淡地道,說著,已經將時鳶的手機充滿電,遞給了她。

只是簡單的充電,浪費不了陸霆之多少異能。

而現如今通訊早已中斷,手機有電也只能玩玩單機小遊戲,或者看看時間,上個鬧鐘什麼的,沒什麼大用。

結果,時鳶接過手機,直接就把手機拆了……

陸霆之愕然。

唐俏則從空間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遞給陸霆之,「有勞了。」

不等唐俏的手機充滿電,時鳶那邊已經將手機重新安裝好了。

緊接著,她又把陸霆之的手機也拿了過來,如法炮製。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聯繫了。」時鳶將手機丟給陸霆之,之後用自己的手機給他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的,陸霆之那邊的電話便響了起來,屏幕上只顯示了一個字「時」。

唐俏單手托腮,有些犯懶,「時鳶,你幫我的手機也改一下。」

「好。」時鳶知道唐俏自己也是可以搞定的,不過她這人特別懶,能讓別人辦的事,她絕不伸手。

四人吃過早餐,叫了武館三人組,再次出基地去尋找物資。

只過了一整晚的時間,外面的世界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今天的低階喪屍明顯就比昨天動作快了一些,不過在大家看來,他們仍舊處於緩慢移動的狀態。

「老規矩,武館組殺低階喪屍練手,我們四人去探路。」時鳶發號施令。

「是!」武館三人組十分聽話,畢竟,沒有時鳶他們四個,武館三人組也不會擁有今天安定的居所和物資填飽肚子。

在末世,能活著已然不易,他們已經很知足了,自然乖順聽話。

「鳶鳶,你是不是要帶我去殺高階喪屍?」陸霆之小聲問道,「是為了讓我升級異能么?」

嘴上這樣問著,可在陸霆之的心中,已然腦補了一個肯定的答案,鳶鳶這麼安排都是為了他,一定是!

然而時鳶卻淡淡啟齒,「並不是。」

。 李道強說著早就想好的說辭。

慕容秋荻沉吟一會,氣氛有些安靜。

數息后,李道強一笑隨意道:「算了,這件事也不用著急,再看看吧,到時誰有能力就誰去。」

忽然,慕容秋荻抬起了身子,身前雪白嬌嫩的美景一覽無餘。

秋水般的雙目則是很認真的看著李道強,直接道:「夫君,我有一個人選。」

李道強看了眼那美景,好奇道:「誰?」

「我。」慕容秋荻眉宇間多了幾許自信的鋒芒,有種當仁不讓的女中豪傑之意。

李道強眉頭一挑,有些驚奇的看著慕容秋荻,好似很是意外。

慕容秋荻坦然而對,絲毫不避讓,表示著自己的認真堅定。

時間雖短,但她已經仔細思考過。

自家這位夫君,對於妻子還是比較寬容的。

全力鼓勵支持她們修鍊,甚至是一些權力都願意給,比如薛寶釵。

總的來說,更願意看到她們變得更加優秀。

所以拐彎抹角的、用些什麼小手段,反而不美。

直截了當的說出來,也許更有用。

何況在李道強心中,她應該原本就有奇女子、女中豪傑的印象感官,彼此還是夫妻。

此時更是在床上,坦蕩說出來,她認為是最好的方法。

對視幾眼,李道強笑了,沒有同意的意思,也沒有不同意的意思,好奇問道:「秋荻你怎麼想著做這事了?」

慕容秋荻心中一定,李道強沒有表現出反感的意思,那就成了大半。

薄薄的嘴角一勾,好似花瓣綻放,略顯一絲驕傲道:「我感覺這件事挺有挑戰性的,所以我就想去試試,夫君莫不是小瞧我?」

「哈哈,當然不是,就是····」笑著搖下頭,李道強眉頭微皺、神色有了些猶豫。

慕容秋荻眼睛睜大了一分認真的看著他,等著接下來的話。

「就是路途太遙遠,秋荻你要是去的話,豈不是長時間都要不在寨中了?」李道強頗有些無奈和不舍道。

慕容秋荻優雅的一笑,螓首更昂起了幾分,神采飛揚道:「大丈夫事業當先,為夫君出一份力,本就是我這個做妻子應該做的。

而且這也是我願意做的,以後日子還長著呢,又豈能貪戀朝朝暮暮?

就是擔心夫君不放心我,認為我做不好。」

李道強目光微亮,好像更多了幾分認真的打量著慕容秋荻,彷佛更加深刻認識了她。

眼中有些欣賞、以及溫柔。

他心中也有些讚歎,還真不愧是他看重的妻子。

抓住機會就更進一步的立下人設,果斷有魄力。

手一用力,身子一轉,將慕容秋荻壓在身下,喜愛的看著她笑道:「我家秋荻果真是女中豪傑,夫君我真是高興。」

說著,豪氣道:「好,就交給秋荻你去,放心大膽去辦,有夫君在,一切都不用怕。」

慕容秋荻露出開心的美麗笑容,素手一摟、將李道強的脖子勾住,柔聲道:「夫君真好。」

「哈,來、夫君要讓你知道更好的。」李道強大笑一聲,就重重吻了下去。

數息后,起身、讓慕容秋荻換了個姿勢,背對著他。

玉臉一紅,嬌嗔了眼,但慕容秋荻還是配合了。

風雨來的更加兇猛了些。

呼~~~~

嘩啦啦~~~~

第二天一早起床,用過早飯,李道強帶著慕容秋荻來到書房,溫聲道:「秋荻,去往明國發展黑龍寨的勢力,雖然夫君我並不怕什麼,但一開始終究還是要在暗中進行為好。

所以,你要有相應的計劃,一會我會讓人帶你了解寨中在明國的布局,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好好考慮怎麼進行?」

「嗯,秋荻定不會讓夫君失望。」慕容秋荻點頭,鄭重的應道。

「呵呵,夫君相信你。」李道強半是真心半是哄道。

「那夫君給我多少人手?」慕容秋荻大眼睛一眨,溫婉嫻靜中、又多了一分俏皮親昵。

「哥舒天、丁春秋、段延慶三人跟你去,先天之境的先去三十人,還有三千人,你隨便調用。

另外,到時如果需要用武力,隨時告訴夫君。

我會讓歐陽鋒儘快前去。」李道強大氣道。

「多謝夫君。」慕容秋荻心中微喜,面上滿意的笑道。

只是開始,這個陣容已經很不錯了,比她想的還要好些。

李道強嘴角微勾,隨即神色微肅、正色道:「秋荻、記住了,有夫君在,沒什麼可怕的,儘管放手大膽去做。

做錯了也沒什麼,夫君我撐得起。」

平靜的聲語中,一股無雙的霸氣盡顯無疑。

以慕容秋荻心性,都是一震。

其他人說這樣的話,是大言不慚,不知天高地厚。

而眼前這個人說這話,她只感到一股震撼和罕見的安心。

那種蘊含著無窮力量的底氣,是她從未體會有過的。

「嗯。」

重重一點頭,玉容上浮起感動之色。

李道強不知是真是假,但他也不在乎真假,無所謂。

又鼓勵了兩句,讓人帶慕容秋荻了解情況去了。

而當情緒平靜后,想起那姿態中蘊含無窮力量的底氣,慕容秋荻心裡不由升起一個念頭。

李道強究竟達到了哪一步?

難道距離那一步,只差一線了?

不確定,但她有種直覺,李道強比她原本所想的,也許要更加強大、更加的深不可測。

書房中,慕容秋荻離去,李道強露出舒心的笑容。

這一隻母獅子,終於要放出去給他打天下養家了。

思索一會,李道強平淡開口:「玉燕、我要培養你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你願意嗎?」

數息后,一道柔柔弱弱的身影走了進來,垂著頭、小心輕聲道:「奴婢一切都聽大當家的。」

「那你能付出什麼呢?」李道強認真看著這個非比尋常的女子。

江玉燕雙手輕顫,仍是柔弱的樣子,但毫不猶豫的堅定道:「奴婢一切都是大當家的。」

「哈哈,你很聰明。」李道強一笑,讚許道。

江玉燕還是低著頭、不語。

「三天後,我讓丁春秋、徐子陵跟你去一趟江府。

去努力吧,讓我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

是奴婢?還是黑龍寨的女主人?或者是行差踏錯的死?

看你自己了。」

(今天沒有了,睡吧。)

………………

。 「魔王大人,依我來看,這件事情還是我去做比較好!」

看着緩緩離開的鬼魅,克耳終於下定了決心走到了魔王的面前,一字一句認認真真的回答著。

「哦,為什麼這麼說?」

魔王聽了這話,頓時挑了挑眉頭,看着克耳的眼睛,不由得一陣陣的笑意,似乎很滿意自己這樣的挑撥離間。

「畢竟我最愛的人在這裏,無論如何我也跑不了,況且他的實力沒我強,他若是去了只能白白送死!」

聽了這話克耳有理有據的回答著,眼神不時的飄向一旁的鬼魅,雖然他看到鬼魅這副樣子十分心疼,可是現在他的實力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就等着你這話呢,還在這裏愣著幹什麼?」

魔王似乎是很早就準備讓克耳去挑戰林贊,但為了保證克耳的歸來,他不得不在科二離開之前好好的給他一個提醒。

「鬼魅,這件事情你可以不用參與了,回到你原來的地方!」

說完這話魔王一陣揮手,瞬間在克耳面前拿,近在咫尺心愛的人兒便一瞬間消失了。

「走啊,難不成還讓我再提醒你一遍?」

看着愣在原地一臉為難之色的克耳,魔王又不又自主的輕挑眉頭,似乎很享受這樣的感覺又想在試探上一遍。

Leave a comment